<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姜杰:我的作品需要特別安靜
        姜杰:我的作品需要特別安靜
        作者:    來源:《新視覺》    日期:2009-10-21

        記者:母親與嬰兒的關系幾乎是女性恒久的主題,你的作品也主要以嬰兒作為題材,但看起來似乎并沒有那么單純。

        姜杰:這些作品其實是我在生育之后才開始做的。有了小孩以后,有的東西才敢做。以前是有負擔的,有的時候會覺得怕它有一種映射,比如做什么東西你怕它會反映到你身上,有的東西不愿去想,不愿去做。我做的嬰兒和成人那種成比例的關系,尺寸,年齡,都拉開距離,使你看到最真的本性,產生本能的保護心理。一個嬰兒,它很小,很脆弱,讓人不知所措,小孩的表現是最直接的。我沒有試圖表現那種傳統的母與子的關系,所以沒有母與子的概念。

        記者:94年你做的個展《易碎的制品》里,為什么選擇用蠟做為主要的材料?

        姜杰:蠟的制作其實是翻制銅之前的一個過程,鑄銅之前要把蠟溶化,蠟是鑄銅之前的材料,是脆弱的,不易保留的,非永久性的材料。蠟是別人,尤其男性藝術家不太使用的過渡性材料,也特別符合我的作品本身。我把這些用蠟制作的嬰兒裝在一個大的塑料薄膜里,它們互相挨擠著,互相產生一種特別輕微的碰撞,有一種讓人揪心的不安全感和脆弱感。

        記者:你做的雕塑《在》外型雖然是小孩子,但尺寸卻非常巨大,眼神也很滄桑。

        姜杰:當時做了三個,一個紅的兩個白的,在德國展過,在國內參加過《廣州藝術三年展》。那件作品做了挺長時間,前后搞大概也一年的時間,手法還是使用的是塑造,不像現在純裝置的這些東西,現成品多一些,我的作品基本上是我自己在做,所以時間比較長。從我開始要它區別于某一個具體孩子的樣子,雖然它看上去是一個小孩,但它所有的表情不是一個孩子能有的,這不同于我以前作品的材料和形式感上力度更強烈!对凇烦叽缟媳容^大,區別于以前做的是一個小的嬰兒正常的比例。它的體量非常大,以前在我的印象當中,做那么大的都是偉人。

        在做的時候,有塑造在里頭,是比較基礎的手法,因為我自己是學雕塑的。但在過程中,我完全去掉了塑造的痕跡,泥巴味和刀痕。我想模仿娃娃的那種效果,但又不是娃娃千篇一律的樣子。制造感是娃娃特有的,有復制感。我希望它像工業制造出來的,人工制造的,而不是塑造的,加強制造感。但是那么大的尺寸,制造出來是不可能的。顏色處理也是一種矛盾的狀態,完全在商業的狀態下,特別亮,漆得像汽車噴漆,包括眼珠是那種凸透的玻璃。面部表情則是無奈的,沒有辦法的。在喧鬧的現代氣氛當中,那種表情只能告訴你,我存在,我在這,我沒有辦法在那兒,難受的,甚至是無奈的狀態。我的每件作品都跟心態有直接關系。我最想做一些自己感興趣的,真正是從我自身出來的東西。我到了現在的階段,應該盡量做自己想做的,對于藝術的理解,對于社會的現狀的考慮,功利性應該越來越少,有些東西是虛的,不是特實在的。太抽象的東西我沒什么感覺,比如國家、政治這些,當然也很近,但我覺得很遠?催@些會把我搞得很亂,我永遠搞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記者:那么在眾多新媒體出現的年代,雕塑這種傳統媒介會成為邊緣嗎?

        姜杰:其實我倒不這么覺得,現在的藝術圈里,只要你用了傳統媒介,他就認為你是傳統的。比如直接放上一個紙杯,和你塑造了一個紙杯待遇是不一樣的。如果看到你用的是塑造出來的紙杯,他馬上把你PASS到傳統的這部分去;如果直接放上一個紙杯,他就覺得有現代性,其實這就是一個概念。我覺得關鍵看你作品里反映出了什么,如果我把傳統的東西,只是作為作品里的一個媒介的話,那也沒有什么。還有只要是你自己做的東西,他就覺得無意義的。只要你作品的工和料,全都是別人在干,它就變得是有意義。如果你自己用嫻熟的技巧在做這個作品,就認為你沒觀念。既然多學科,跨學科可以使用,電視、多媒體、戲劇的語言都可以使用,那么也不能不允許一個傳統媒介的存在。當然傳統媒介的難度是特別大,它很容易把你引導進一個閉合的技術領域去。

        傅曉冬:你是如何使作品與現代藝術發生某種聯系的呢?

        姜杰:我做過一個VIDIO,拍的是一個按摩的過程,外面的按摩的壓力是看不見的,但是痛的表情都在臉上表現出來。它比較像人的處境,有看不見的壓力在后面。我還拍過一個小嬰兒,它被推出來,同時她母親疼痛的樣子,是一個相對的狀態,來對比生的過程。還有去年的作品《長征:肖淑賢》,在長征路上,我做了一個小嬰兒,把它送給農民家,然后我要求每年在接受的這一天8月26號,像它的生日一樣,要和這個小嬰兒照一張全家福。是模仿長征路的過程中,因為條件特別艱苦,就把生下的小孩送給當地的老鄉家。在這個作品過程中,全家的人都會發生變化,而只有這個小嬰兒沒有改變,是靜止的,這個小孩的成長是靠全家人的活動變化帶給它的。接受者接受小嬰兒也是個問題,我自己做嬰兒,我覺得是可愛的,接受者可能會有一種挺可怕的感覺。

        在展覽的時候,我放一個小的床,上面有小鞋,還有一些鵝卵石。我的作品是需要特別安靜的狀態下來看,展覽的照片一個是我的作品方案,一個是全家人接受的照片,一個是當年紅軍路線,還有過去時和現在的一些照片。

        記者:對近期的現代藝術展覽和作品,你怎么看?

        姜杰:我自己比較喜歡比較耐看的作品,不是一個鬧劇或者一個演出,F在的展覽里經常有比誰搶人眼球,比誰熱鬧,可能一個人在一個活動中起了不可缺少的作用,但我并不覺得怎么好。林天苗的作品還是很有感覺的,她的那種份量,F代藝術里觀念這個東西,只要你掌握了,就可以使用。如果你所有的東西都是簡單處理的話,人人都可以做到的。很多東西都是虛張聲勢,不想再看第二遍。這個原理可以用另外一種媒介做得更好的話,那就應該用另外一種。有的人是在做作品,有的人是在嘩眾取寵,藝術家是不是發自內心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關鍵字:姜杰,雕塑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