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做一個真正內心自由的人——青年雕塑家黎薇專訪
        做一個真正內心自由的人——青年雕塑家黎薇專訪
        作者:    來源:藝術中國    日期:2009-10-22

        關于藝術作品

        記者:你做一個雕塑大概要多長時間?

        黎薇:如果是純泥稿的話,很快,一周兩周大概就完了,但是上顏色就非常慢,上顏色太難了,我自己都覺得很難。

        記者:我的感覺是你的作品在做出雕塑這一部分的時候只是一個基礎。

        黎薇:對,它完全是一個基礎。

        記者:很多時候你好像在上面畫畫一樣。

        黎薇:我就是在雕塑上面畫畫。

        記者:我很想知道你開始做雕塑的時候是不是還想保留畫畫這件事。

        黎薇:我當然保留,因為畫畫對我來說完全像溶在血里一樣,變成我生命的一部分了,你要讓我不畫我會很難受的。記得我上大學的時候,當時很多上了美院的人已經不再畫畫,但是我好像停不下來,就像打(雞血)似的,每天出去特早,而且我是北京的,家離學校特別遠,我們家當時住在阜成門,美院在望京,得先上阜成門坐地鐵到東直門再倒623,這樣一趟下來行程差不多得一個小時左右... 那時交通沒這么發達,可我在路上就特別高興,有時候看書,有時候畫畫,已經變成習慣了。

        記者:你是將雕塑和繪畫結合起來了,因為一般人來說有時候弄雕塑可能容易忽略繪畫這一塊,把它們結合起來不容易,雖說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嘗試雕塑上色,但我覺得他們的想法還是和你不太一樣的。

        黎薇:當然不一樣,我覺得有人上顏色純粹是為了特意尋求一種不同,但我是真正發自內心的覺得雕塑就該有顏色。我曾經摯愛倫勃朗的每一張油畫,倫勃朗是真正的大師,他描繪的眼神多真摯,完全能穿透時空看到你的內心,歐洲文化一直讓我感動是因為它是一種建立在人性上的大悲哀,而不是狹隘的個人情感,這種傳統從古希臘到古羅馬一直延續到印象派后印象派貫穿至今...即使是一個很現代的裝置作品,你也能因看到這種脈絡的延伸而被打動。因為那是溶在血液深處的抹不掉的東西。如果是發自內心的東西,就一定會感動別人...我覺得明眼人還是一眼就能看出來你的東西是否是發自內心的,我特別相信這個,每當我畫流淚的眼睛時我自己都忍不住會熱淚盈眶,人的所謂靈魂,是會從五官里,從細枝末節里迸發出來的。而這些細節對于我來講太震撼了,根本不是一兩句話能說清楚的,可能因為我太感性了,我每次看到人,都盡可能從純化意義上的人性去理解他,所以慢慢變得不再狹隘...

        記者:我覺得你對人特別感興趣,尤其是肖像、臉、半身像。

        黎薇:說白了就是臉,比如我做身體,做這個乳房,可能會把它當成一個臉來畫。因為乳房也有很多細節,比如說,隱藏在下面的血管,那個血管對于我來說的意義可能就像臉上的血管或者眼睛里的血絲一樣,一個道理,把它當成臉做就是了。

        記者:作為學院出身的藝術家,你回顧自己所走的藝術之路有什么樣的感悟?

        黎薇:我們受的毒害其實還挺多的,就是說當你從一個教育環境里出來的時候,真正單獨地、用血肉之軀去面對這個社會的時候,你會發現有些東西完全就是一種騙局,發現這個世界遠遠不是你所認知的那樣,它完全陌生,我不知道當世界年紀還小的時候它是什么樣子,但是現在我只知道這個世界是由人、動物、植物還有空氣和水組成的,每個人都應該是以自己的存在方式存在,人一定要以自己的方式去說話,作為藝術家更要如此,他要很真誠地以自己的方式去表達,比如丟勒:他就是很神經質的每條線都要畫出來,但這就是他的語言,實際上這就是他認知世界的方式。我記得還有人問過我這么一個問題:“你覺得現在的藝術家不容易還是過去的藝術家不容易?”其實說實話,我覺得現在的藝術家不容易,因為過去的藝術家沒有那么多誘惑,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像達芬奇他們除了每天在工作室里工作也沒別的可干,那個時代沒有電視,沒有互聯網(笑)...也就是說當一個人沒有誘惑的時候,他就不存在所謂的干什么,但現代人面對的誘惑太多了,因為中國當代藝術基本上就是一個明星格局,其實我對藝術家沒有任何意見,因為中國好多好的當代藝術家也都是我非常喜歡、非常尊敬的。實際上這不是藝術家的問題,而是這個時代的問題,但是我覺得藝術家有義務做一個抗到最后,抵制虛榮的人,盡量平淡地看待作品以外的事情。我承認人性中虛榮的一面,所以有時會發現你不是自己想的那么光明,你也會發現這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光明,其實這是很正常的,后來我就告訴自己,你應該可以面對它,因為這就是人性,沒什么。我應該敢于面對真實的人性,就算小心眼也很正常,我原來認為小心眼的人太可惡了,但其實冷靜下來會發現,自己有時候也會小心眼,在一些細節中,跟別人交談中對自己進行保護,這都是人性中存在的弱點。只要真誠的以自己的方式去說話就行了。

        記者:西方的很多藝術大師的作品為什么有那么強的震撼力?而我們看中國畫家作品盡管技巧很高超,但仍然有一種欠缺的感覺。

        黎薇:我前一段也在國貿的時代美術館參加了一個展覽,當時我布完展在展廳里溜達了一圈,我覺得很多作品仍然是在靠技巧說話而不是靠內在,好的藝術作品一定是無國界的,我特別堅信這一點,不管哪兒的人看了這個作品都會被觸動,中西方文化差異實際上是在人,是人的思維方式的不同。作品放在那實際上你不能指望別人真正明白你什么,作品其實有時候就是被誤讀的,但是他只要能從里面找到屬于你的表達方式,我覺得就夠了。因為藝術史可能會留下無數作品,但最終凸顯的還是藝術家的個性,所以我覺得藝術家之所以區別于其他人就因為他是個體的,我絕不同意藝術家應該就是一群人,這種組團兒的方式很可笑,表面上的“其樂融融”或“一團和氣”是很可怕的,它違背了人性,F在中國很多知識分子極其缺乏個體表達,包括各種文化圈子,都有一個整體發聲的習慣,這種習慣說白了就是在泯滅掉自己認知世界的方式。

        關鍵字:雕塑,黎薇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