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靳之林訪談
        靳之林訪談
        作者:    來源:品博藝術網    日期:2011-03-24

        訪問人:袁加,靳軍
        時間:2011.03.01
        地點:北京東城區中央美院宿舍樓

        訪:靳先生好,聽說您剛出差回來。這次去了多久呀?

        靳:從河南到山西,前后加在一起有一個多月吧。我整個走一圈,再畫了一點,畫的不多,因為還有考察的事情。

        訪:作為油畫家,您熱衷于考古學及對整個中國文化精神文脈的梳理發展。在這方面您可能是做得最深入的畫家了。而在對中國文化的基本思考上,您又是如何與自己的繪畫經驗相對接的呢?

        靳:大概是這樣,開始的時候是進入到傳統文人畫。我從高中二年級開始臨摹王石谷的畫。那時候,校外的老師是吳鏡汀,從1946、1947年都是跟他學的。而校內的老師是李智超,李智超就是當時“國畫論戰”的一方,徐悲鴻先生是另一方。北京的畫家比較保守,傳統功底比較厚,跟他們主要是學石濤,主要還是臨摹,當時我沒有創作。有創作的話也是綜合傳統的畫法,畫四條屏,山水的春夏秋冬什么的。這是我開始畫畫的基礎,這個很重要。

        當時有一個書畫研究會,記得是“冬青書畫研究會”。學生畢業以后要教小學,所以很重視音、體、勞、美。我們在一個房間,每天上午自習。上完自習時會先在那兒點炷香,讓心先靜下來,接著才開始臨摹王石谷的畫。我現在有一幅還留著呢。文革的時候抄家弄爛了,不過當時也沒人要這個,要的都是我的印象派畫冊。1947年高中畢業后,我考上了北平藝專。1948年,北平藝專從東總布胡同搬到校尉胡同來,李宗仁給的這塊地方,徐悲鴻就寫了“德林堂”,就是后來的大禮堂。這個時候的徐先生是提倡新中國畫,所以他那時請李可染先生,教我們臨摹《八十七神仙圖卷》,之后他又陪著齊白石先生給我們上中國畫課等。在當時這都是創新,和我高中那時候的教學是不一樣的。我有傳統繪畫的基礎,這有好處,假使我沒有傳統的那一段,一下接觸到李可染先生,特別是齊白石這樣的大師,我可能就如遇煙云地過去了。也就是因為我有基礎,所以當他們在教的時候我很容易就學進去了。齊白石不講課,他就是表演給我們幾個人看……。記得是在藝術“八”教室。因為我是班長,所以我在第一個位置。齊白石就是先從我那兒開始,第一課我記得是畫荷花。徐先生先教我們研墨,這個墨要研的出溝來,沒溝墨就太稀了。但是有溝它得合上去,要不合上就太稠了,也不行。要一碗水,水多一些,因為齊白石不涮筆。這個是他很特別的地方,但是啟發很大。他上來這個毛筆飽飽如提斗,往墨里面一蘸,半個筆尖的前半頭都是墨,水淋淋的,上去他就在這畫荷花葉,荷花葉畫完不涮筆,再一蘸,又是淡的,他先畫這邊,然后再一蘸,淡了,再畫那邊。到最后筆上實際上都沒有墨了,他還在畫。這幾下子,幾乎就看不出黑白來了,裱上才能看得見,要不裱上都看不到了。然后再畫整個荷花桿的穿插,最后點那個墨點。點墨點的時候,李苦禪先生也教過,他說:『墨點下去的時候,這個墨點不是滴下去的,也不是摁下去,他說這個筆滴到這兒了,也就擺到這兒了。那個墨點滴到那兒了,筆也就到了。這樣的話,它的氣是連接的,光是點兒,在那兒它沒氣。拿筆甩的那種點兒不行,但是摁的也不行。我感覺這個整體的布局,到最后那個桿兒很重要。

        我過去也沒有太多地去總結這些,徐先生安排的教學,我感覺受益很深。后來我在中央美院的學術委員會開會的時候,我也提出過這個建議,油畫的專業能不能夠加入中國畫課呢?我認為,加入此專業并不會影響到油畫色彩的提高。相反的,是打開另一個新的視野,對這方面的加強修養還是很重要的。  

        還有一個就是董希文先生。1956年以后,我是作為助手在董希文先生工作室。董先生工作室主要有兩個內容,一個是油畫民族化,第二個是民族化基礎上的百花齊放。那時,我跟董先生接觸比較多。董先生家里案頭上擺的一個宋代的梅瓶,白底黑花,磁州窯,這個對我影響很大。因為他從《開國大典》到《春到西藏》,到《紅軍不怕遠征難》。整個畫的過程從始至終我都很熟悉的。包括我到浙江,到光華樓他的老家。董先生睡在哪個床上,我也睡一睡。他在藝術上的素養更讓我想了解他的整個生活環境,在董先生老家,遇見到他的堂叔,就問他:董先生小的時候最喜歡什么?他畫什么?他告訴我他喜歡玻璃畫,那個《三國演義》,拿出玻璃畫一看,太漂亮了,我沒看過那樣的。那是當地的工匠畫的玻璃畫。因為玻璃畫就是勾線的,填色的時候在后面,線的那種流暢感實在太厲害了!

        訪:董先生的父親是不是也有很多收藏?

        靳:對,也有很多收藏,這其實對他的影響很大。

        訪:他的家鄉是在什么地方?

        靳:在紹興。光華樓,這是個水鄉。在1956年,我們兩個帶著學生到耿長鎖農業生產合作社,就是我畫那個《婦女組間棉苗》那個地方。董先生也畫過。臨走的時候老鄉讓董先生留一點字畫給他們。晚上,董先生拿起毛筆來,畫水墨的菊花。我一看,太精彩了。老鄉很懂,哪個畫得好,哪些地方精彩,比咱們的學生都懂,咱們的學生倒是講不出來。老鄉對筆墨怎么樣,精神不精神,都很清楚。它有中國文化在里邊……

        在董先生家里面,我看《開國大典》的巨畫。云彩,鴿子的點法,那些用筆,既有中國畫法,又有中國民間藝術的表現力。那種玻璃畫的線條,色彩的那種裝飾風格。在他的《春到西藏》和《長征》里,他把磁州窯這樣的畫法,融在他的油畫里面,這個對我的影響還是很大的。我一直是希望尊從徐悲鴻先生、吳作人先生的寫實路線走的,不過在那時我也同時受到了現代派的影響,在素描里面我搞立體派,馮法祀先生不但沒有阻止我,還支持我。我正是不斷的在挖掘自己所找不到東西,古元的木刻、解放區的民歌,陜北的民歌過來,一下子,我就像找到了自己一樣。古元的這條道路,原來是我最高的目標,它主要是質樸,這也是我自己的最高美學理念,所以我就希望接下來畫完革命博物館的《大生產運動》,《毛主席在大生產運動中》,然后1961年再接著《南泥灣》,之后就到陜北落戶。因為要表達出農民的畫,是必須到農民生活中,實地去感受、體會的。

        到了延安我那時候就不是畫家的想法了。我對延安的感情等于是在一種磨難及更深的情景中成長起來。為了要建設延安,成為“建設者”中的一員。畫畫是我的一個手段。因為我是畫畫的,畫畫怎么能夠鼓動,能夠為生產服務,為延安的建設服務。所以我要把自己貢獻給延安。那個時候完全撲在“農業學大寨”上。

        1 2 3  下一页
        關鍵字:靳之林,訪談,繪畫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