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r93n"><i id="nr93n"><noframes id="nr93n"><thead id="nr93n"></thead>

    <sub id="nr93n"><mark id="nr93n"></mark></sub>

    
    
    <listing id="nr93n"><delect id="nr93n"><ruby id="nr93n"></ruby></delect></listing>

          <dfn id="nr93n"></dfn>
          <menuitem id="nr93n"></menuitem>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方力鈞專訪:中國藝術品市場不會崩盤
          方力鈞專訪:中國藝術品市場不會崩盤
          作者:何映宇    來源:《新民周刊》    日期:2011-06-01

          我的理想是像野狗一樣生存,最好不要變成家狗,就取其獨立自由之義。雖然我所宣誓的理想跟我在現實生活中的責任義務總是相左,并不斷地被修正,但在精神狀態和藝術世界中,我希望做一只堅持獨立與自由的野狗。

          開了50多分鐘的車,總算到了宋莊方力鈞的工作室。

          鐵門一開,里面是幾進的普通院子,清水混凝土的墻面,毫無奢華之氣,和方力鈞當天本人穿的黑色破舊T恤一樣,一個詞:樸素。

          還有,安靜。

          除了臨走時看家護院的大狼狗“汪汪”的叫聲和天空上偶爾飛過的飛機的轟鳴,只聽到院子里微風吹拂著樹葉,泡上一杯普洱,方力鈞的聲音是柔和而平靜的,和他多少有些強悍的外表有些反差。

          晚上,轉戰到方力鈞自己開的海鮮飯店。飯桌上,杯觥交錯之間,談興又濃的方力鈞放下筷子,說起當年學生時代的故事:“有一回,我們中央美院的大學生去農村寫生,住在老鄉家。雖然他們家的糧食根本不夠吃,但是為了招待我們這些‘中央’來的貴客,還是做成炸糕招待我們!

          “太香了!彼硷w色舞地說。但是,立刻,他的臉色又嚴峻了起來:“她的瘦孩子看到了,跑過來拉住媽媽的衣角說:‘媽媽,我也要吃!悴挛铱吹搅耸裁?媽媽給他的不是溫柔的擁抱,而是甩手一記耳光,聲色俱厲地說:‘叫你吃!'”他用“震驚”這個詞來形容當時他的心情,從那一刻起,他懂得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饑餓”。

          “外國人說我是lucky雞。我想,為什么我就幸運呢?”去年出版的《像野狗一樣生存》,第一句話他這樣自問。

          真的lucky嗎?有那么點兒,F在他是身價最高的中國當代藝術家之一,2008年的春季拍賣會上,方力鈞2000年的木刻版畫集(六幅),成交價為7.2萬美元,而在2010年香港蘇富比秋季拍賣會上,他的作品成交價約為145萬美元! 博寶藝術家網站上,他的作品潤格價寫的是:“29930元/平方尺”。按照這個價格來計算,去年,他在重慶的個展《偶發的寓言》上的230件作品,總價過億。

          尤倫斯退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之后,中國當代藝術崩盤論甚囂塵上。坐在自己院子里一邊喝著普洱,一邊接受記者采訪的方力鈞顯得非常淡定,這位當代藝術品市場上的寵兒從來沒想過中國藝術會崩盤:“會貶值的從來都是貨幣,不會是藝術品。在人類歷史上,藝術品有過崩盤嗎?可是80年代的萬元戶,現在1萬元能買什么?那些預測者連一點基本的常識都沒有!

          與此同時,他在北京還有7家飯店,生意興隆,藝術商業兩手抓兩手硬,幸運,沒錯!但是說“雞”可能就有點不準確,他對自己的概括是“野狗”。目睹過“文革”時不同派別武斗的真實場景,家里住房后墻上斗大的“方地主”三個大字,然后和小朋友們一起高喊:“打倒方地主!”忍饑挨餓從圓明園畫家村一路走來,他覺得自己一直像一條野狗在當代中國的平原上東奔西竄。受的是系統的科班教育,可是他卻選擇在體制外走一條屬于方力鈞的野狗之路:“我的理想是像野狗一樣生存,最好不要變成家狗,就取其獨立自由之義。雖然我所宣誓的理想跟我在現實生活中的責任義務總是相左,并不斷地被修正,但在精神狀態和藝術世界中,我希望做一只堅持獨立與自由的野狗!

          “文革”:無法抹去的回憶

          記者:出生于1963年,“文革”對你來說意味著什么?

          方力鈞:“文革”當然非常重要了,對我來說,說有多重要就有多重要。那時候正好是自己開始記事的時候,自己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就要面對這個社會。但這也是自己記憶和感受最強烈的時候,因為沒有判斷能力,所以當時很多輿論和價值判斷都遺留了下來,在日后很長的時間里,留給你去咀嚼和反思。后來,不論是思考還是閱讀,所有的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為了弄明白當初“文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記者:童年是無法抹去的回憶?

          方力鈞:其實很復雜,F在回想童年的時候,會把特別苦難的日子強調出來,覺得非常態的影響大一些,其實那些幸福溫馨的常態畫面常常被忽略了。另一方面,你也很難記憶這些常態化、正;纳。

          記者:一方面,暴力時代留下了恐怖的記憶,另一方面,“文革”那種無政府主義的狀態是否也會在您這一代藝術家的身上打下深刻的烙?

          方力鈞:就個人影響而言,說多重要都不會過分。個體生命在“文革”生活中的真實狀態真是烏七八糟,我常常有種粉碎性分裂的感覺。

          小時候的我,好強、喜歡耍小聰明、不滿足現狀、叛逆,但是又懦弱、膽怯,同時還希望討好老師同學,可是又不得法,覺得自己也沒有這種基本的條件來討好他們。

          我記得我的班主任十七八歲,年紀很輕,他爸爸和我爸爸是工友,一個單位的。他爸爸身體不太好,我爸爸是司機,經常從外地帶些藥讓我帶給老師,本來是很好的關系,但是沒有辦法,班里面開批判會的時候總會把我點起來批斗一番。我到三年級才是紅小兵,這可是小學里面加入紅小兵最晚的時間了。所以真的搞不清楚人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還有就是語文課寫作文(不外乎就是寫我的理想之類的),那時候怕出錯,我的作文基本上我爸爸都會幫我改,幫我編故事,我的大部分作文都是我爸爸寫的,也因此,我的作文在班上算很好。經常,全校開批判會的時候拿我的作文去念,可是因為我的出身不好,班主任只能找個出身好的替我去念,那就是班長了。你看,就是這種人格分裂的局面:本來這篇作文是假的,被人認為是好的,最后是由別人去念,又正好是在批判會上,多么可笑?

          關鍵字:方力鈞,訪談,藝術品市場,急功近利,文革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