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后視·境——張輪的公路視覺繪畫
        后視·境——張輪的公路視覺繪畫
        作者:李蕊    來源:品博藝術網    日期:2011-12-08

        李蕊:我知道你在99年做觀念攝影,而且都是以花為主題,為什么是花?
        張輪:應該說是從觀念攝影、裝置、行為多種媒介都有,走了這樣一圈以后,現在我又重新回到繪畫。我喜歡花,行為裝置也都是與花有關系的。我是從喜好、偏愛的事物出發去作我的藝術,我想我的骨子里是唯美的,花在那個時候是我的自我喻像。

        李蕊:那08年為什么這時候就不再跟花有關系,而是會選擇后視鏡呢?
        張輪:在04年左右我感覺某些工作仿佛是為了某些展覽而作。藝術家為了趕某一個展覽去做事情,這是很可怕的,會失去自我。當然我知道有的藝術家也會接受這種方式,他慢慢的跟著人家做,然后找到自己的東西。但我不是屬于這個類型,我屬于對自我有要求的那種。我覺得作為藝術家就應該很天然的去創作。我希望回到我自己。我重新梳理了自己和工作的關系,意識到我一定要讓自己的藝術歸零以后再重新開始。我想,從悟性的角度,我是那種頓悟的類型。在花與后視鏡之間,表面看起來是沒有聯系的,而實際上它們都是我。
        2008年夏天我買了車,開車行駛在公路上觀看身邊的景物成為了我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有時候有一種幻覺,是這個世界在往后跑,不是我在往前走……由此我發現了一個后視鏡的世界。有一天我開車出去,那天月亮很好,特別特別亮。開到高架橋繞彎下行的時候,發現后視鏡里的月亮是蹲在我剛經過的橋面上,月亮怎么會蹲在橋面上呢,奇怪,我停車下去看,月亮和橋面又有距離了。原來后視鏡看到的圖像和人眼直接看到的是不一樣的。在后視鏡里,在相機里,與我們自己的眼睛的成像方式是不一樣的,它是別樣的,我想它是我的眼睛和機械的眼睛的關系,是第一自然和機械的自然再結合。我開始著迷后視鏡的世界了。

        李蕊:這是一個觀看方式的轉換。
        張輪:是的。我們現在很多時候都是通過一個物體去看這個世界,包括看我們自己。比如說通過照片、燈箱、電腦屏幕、大廈的玻璃和金屬、后視鏡……我們的生活變了,以前我們寫信,我們騎毛驢到朋友家去,現在我們有了汽車,我們有了飛機,我們有了E-mail,我們有了電話,我們有了視頻工具,我們跟別人交流的方式改變了。
        新的生活方式改變了我們以前的視覺形式,反過來新的視覺形式又對生活產生了更多新影響,我們所處的時代與過去時代完全不同,生活越來越變幻莫測,我不確定今天過去以后明天是什么樣子的。

        李蕊:我看你的作品大致分為了三個系列,《后視鏡》、《后視鏡•窗外》、《后視鏡•隧道》,我們來談談關于你隧道的作品吧。
        張輪:我需要稍微解釋一下,在去年年初我媽來北京和我一起生活,7月份她被檢查出得了癌癥,腹腔內有12公分的腫瘤并且已經擴散了,這意味著我可能要永遠失去她。我帶她去看長城,希望盡我現在能做到的讓她沒有遺憾,多看看以前沒去過的地方。當我開車進入去居庸關長城路上的隧道的時候,我腦子里蹦出了媽媽的腸鏡和胃鏡圖像……通過隧道讓我感覺我在進入一個腹腔內部。

        李蕊:所以作品和你生活中的某些東西是關聯在一起的。
        張輪:一開始我是這樣感覺的,我想我應該畫隧道,它是一個山的內部,它也可以是一個人的內部,

        包括我們所有的歷史。其實我們在經過我們生命中的每一步每一步,不知道哪里是盡頭,也不知道哪里是出口。
        李蕊:不過你的隧道作品還是表現出了出口。
        張輪:是的,我覺得人是需要有出口的,必須要有出口。

        李蕊:其實有一點給人希望的暗喻在里面。
        張輪:有的作品是沒有任何出口的。我們看不到進來的地方,也不知道出口會在哪里,你就在這個內部里面不停的行進。就像人的生命,包括冥冥之中的東西,這條路已經給你了,然后你必須要通過它,你必須要去找到出口。

        李蕊:所以隧道作品對你來說還是有很獨特的意義。
        張輪:假如不是母親的病,不是那些腸胃鏡的圖像,我開過隧道的時候不是這種感受,我不會想到人生的出口這個問題。

        李蕊:這就跟人生連一起了,也跟人的狀態連在一起了,表達了你自己對人生的感悟。
        張輪:這些圖像是來自于心里的真實。到目前為止我的繪畫自然而然形成了關于后視鏡的三個系列,它們幾乎沒有時間前后順序,是平行交錯的展開,和不斷延伸的,這就像我們現實的世界是多維的、多重關系交織總合一樣。

        李蕊:我感覺你的畫面很細膩,從你作品細節的精致度和色彩來看,我感受到女性特有的敏感。你認為你的繪畫語言的精準度有沒有達到你藝術創作的標準?
        張輪:我的繪畫是有與無的博弈,虛實相生、對立統一的發展變化的語言系統。一個痕跡的增長與消退,有色與無色的互范總的擴展,線的分割、面的律動、幾何的任意的形的關聯互構,這些行程推導了一個圖像的布局。這些畫作常常是殫精竭慮的結果。它們遵循著繪畫的自律性,古典的、現代的、后現代的視覺元素以及中國畫的留白,多方位的取舍,只需要將我所見加以配合,是手感和布面材料的配合,是一切視覺要素在頭腦中綜合的結果。這一切猶如中醫把脈,可意會不可言傳。這種精微與到位其實經過了一個不斷提純的過程。

        李蕊:你怎么理解作品“后視鏡”與展覽主題“后視境”之間的關系?
        張輪:后視鏡作為一個中介物的對象,是我觀察世界的一個入口,它是物的概念。由這個物進入圖像作用于我和觀者則是人眼和心靈觸及的物的圖像的情境、境地和境界,這可以簡縮為后視境。我想,這個主題比較直觀的標示了從觀察的圖像到畫面呈現的圖像的一種意蘊,就此來說已經夠了。

        李蕊:那么說你畫畫的時候尋求的是一個自我的狀態。這三年你覺得畫畫快樂嗎?和以前觀念攝影時期的工作狀態有什么變化嗎?
        張輪:我在畫畫的時候我是非常享受我畫畫的所有時間的,它是我最高興最舒服的時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娛樂,就是我。假如不快樂我馬上扔筆就走。這個“我的娛樂”使我的生命得到了集中,盡管有的時候精疲力盡,卻也樂在其中。

        關鍵字:后視·境,張輪,視覺繪畫
        分享到:
        展覽鏈接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