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顧振清:策展人不是布展人
        顧振清:策展人不是布展人
        作者:顧振清    來源:《東方藝術·大家》    日期:2011-12-26

        作為從上世紀90年代起便活躍于中國當代藝術行業的獨立策展人之一,1964年出生于中國上海的顧振清,也是在中國策劃展覽最多的策展人之一:從上世紀90年代至今,從“首屆成都雙年展”到海外的“回到未來”系列展覽,顧振清共策劃了近70場國際國內的中國當代藝術展覽。從1999年至今,中國當代藝術圈內許多有成績的藝術家都參加過顧振清的展覽,也有許多的年輕藝術家被他發掘,從他策劃的展覽上起步,一步步走向成功。但在具體的展覽中,顧振清并沒有用一種符號性的表面風格來限定自己的策展風格,他始終在與社會環境和文化癥候的敏銳對話中來轉換自己的策展風格,并強調展覽所帶給觀眾的“浸泡式”體驗。如他在2010年策劃的《沒你事:張濱+葉洪圖藝術教育小組》展覽就是通過一種“非職業藝術家創作藝術”的方式來化解展覽中單一的藝術體驗的,而這種從平實的日常生活中提取藝術觀念的方式,也將策展人、藝術家和觀眾重新聚攏進一種平等且輕松地對話關系之中,并在延續的記憶中共同完成策展人所預設的“浸泡式體驗”。同時,顧振清在展覽中也注重對于青年藝術家作品的挖掘和研究,正如他自己所說:“我會關注有潛質的新人,挖掘新人,提供他缺乏的條件和支持。對于作品的媒介,我并無好惡。無論繪畫、雕塑、攝影,還是裝置、錄像、行為、多媒體,只要作品文化和思想的表達有形式和方法的創新力,我都會關注。創新有先后,但思想革命不分先后。藝術創新不同于科學發明及其專利權,許多藝術形式和方法一經推出,就有可能成為天下之公器。后人有后發優勢。從另一方面看,每個時代又會提出新的社會問題和文化問題,這些問題所激發的藝術家的批判精神以及針對形式和方法更新的相應思考,也一直是藝術演進的動力!

        現在,策展人無論在國內還是國際上,都是一個非常流行的職業。這個詞最早出現在中國是在上世紀80年代,在策展人的推動下,當代藝術在中國逐漸受到重視,策展人的角色也逐漸受到關注。有人說:策展人是用藝術家的元素來創造理想中的展覽,而許多藝術家也承擔了策展人的角色,但策展人的身份定位究竟是怎樣的?策展人與藝術家之間如何互動?在當下商業高度發達的整體社會環境中,中國的策展人面臨著哪些機遇和困境?本期我們也就這些問題對顧振清進行了采訪。

        記者:之前在您的微博上,您提到現在國內的策展環境越來越艱難了,當下中國策展人面臨著哪些困境和問題?

        顧振清:策展人制度在中國的確立最早是在上世紀90年代末期,在1998到2005年這一段時間里,中國的策展人體系發展得非常蓬勃,而且成了美術圈的一個核心力量,當時我管它叫策展人中心制,那時的獨立策展人真的是承上啟下,并且依靠自身的力量把各方面的資源和力量都組織、整合起來。

        但是從2005年開始,資本開始大量進入藝術行業,市場成為引領藝術發展的主要力量,策展中心制也開始靠邊站。例如,拍賣行跑到前線成為整個藝術領域的中堅力量,而由其主導的策劃和行政營運模式,也主要體現了一種以盈利為目的的商業化思路,并引導藝術走向利益化的機制。在這種狀況下策展也越來越成為一種利益集團的附庸。在這里獨立策展人的獨立性受到了巨大的傷害,而且藝術策展的專業性,也一直被商業化的考慮粗暴地干預著。

        在當下表面上一片繁榮的展覽情景中,我們看到很多的展覽,從策劃初衷到最后的展覽呈現往往是大相徑庭的,這種修改既體現了資本的強權意志,同時資本力量和金錢意志其實并不太講究文化方面的貢獻性和創新性。

        記者:您剛才提到“資本的強權意志”,對策展人的策展模式、藝術家的創作狀態和展覽品質等有什么具體的影響呢?

        顧振清:過去策展人需要考慮展覽所需的資金,還要去談贊助以完成自己所構想的展覽計劃。但現在不是策展人在拉錢,而是錢說的算,錢就可以隨便指定策展人為其服務。

        獨立策展人的機制原本在中國發展的還不是很健康和完備的。而在商業強行介入進來之后,策展也出現了很明顯的商業化勢頭。很多策展人不得不開始給畫廊打工、給一些商業品牌打工,并心甘情愿地成為盈利機制的一部分。而當策展人與商業機構形成了一種雇傭與被雇傭的關系之后,利益的綁定與合作機制所呈現出的展覽形態大都是商業意志的視覺表現

        我認為策展人的獨立性,在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制約其發展的最大干擾力量是意識形態和政治屏蔽;而到了2005年之后,資本力量和商業屏蔽又形成了一個新的、更強大的壁壘,它使得藝術的自覺性和獨立意志沒辦法完全呈現。對于這種現狀我個人是很憂慮的。例如有時我在構想了一個完備的展覽方案之后,在邀請合適的藝術家時卻發現他(她)最合適的作品已經被一個商業項目征用了,而一些藝術家則不愿意在沒有商業利益報償的前提下參加一些具有探索性的展覽,即便想參加,在訂單和學術性展覽之間,很多人也往往選擇前者。

        在當下商業力量無孔不入的狀況下,很多中國的年輕藝術家從創作伊始就被商業力量包圍,因為他們作品的價格會有一個成長的空間,就是業內所說的“人格紅利”或“潛力股”。因為他們的作品剛進入市場時價格較低,這些藝術家往往在還沒有破發的情況就已經被商業力量瓜分了,從而失去了自主創作所需的漫長思考和清靜的工作狀態。而且往往他們第一次拿出作品亮相時,得到的回饋更多來自商業,這也激勵了他們不自覺地向商業利益靠攏,商業讓你無處可逃,最后只能選擇淪陷。我對藝術行業的憂慮,包括策展人機制和藝術家創作等,主要來自市場和商業。

        記者:在商業模式完全滲透的狀況下,今天藝術家和策展人之間的關系是否也與過去有很大的差別?

        顧振清:是的。在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策展人是把藝術家作為一個服務對象,因為我們對藝術家的看法跟第一代批評家不太一樣。我們這一代人從沒想過要當教父和燈塔,我們只是希望做一片綠葉,把藝術家作為紅花扶持起來,為藝術家的展覽提供最優秀的條件,這就是策展人的責任。至于策展人能做多好,我也有一個目標:就是做一個王牌綠葉。

        但是現在有一些藝術家和策展人關系不是一種對話關系,或者說互相啟發的交流關系,而成為一種商業需求鏈上的供求關系:我出錢雇你你干不干,你拿了我的錢你就得給我做事等等。這樣兩者之間變成了純粹的商業關系,這種商業關系扭曲了策展人和藝術家之間的良性互補,把展覽過程等同于合同的完成和履行,這其實是對藝術家和策展人之間本應具備的文化關系的一種粗暴的否定。

        關鍵字:顧振清,策展人,布展人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