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何桂彥:后抽象是形式變革
        何桂彥:后抽象是形式變革
        作者:何桂彥    來源:99藝術網    日期:2012-02-01

        記者:你是在什么樣的契機下,或是條件下提出“后抽象”這一概念?“抽象”和“后抽象”的不同,區別在哪里?“后抽象”的理論依據是?

        何桂彥:2007年,我在偏鋒畫廊策劃了“走向后抽象”的群展,第一次使用“后抽象”這個概念。用這個概念主要是希望與西方經典的抽象藝術相區分。在西方的藝術史語境中,抽象藝術一直有兩條重要的發展線索。一條是格林柏格所說的回到二維平面的形式自律的抽象。這種抽象來源于形式的表現力,除了直接體現為羅杰•弗萊的“Form”和克萊夫•貝爾的“有意味的形式”外,在美學上還可以追溯到康德提出的“形式的合目的性”。除了形式外,格氏的抽象還包括對媒介純粹性的追問,這種追問的延續最終導致“極少主義”的產生。另一條線索是結構抽象,即通過硬邊的構成來表達作品理性的形式。前者是19世紀以來,西方現代藝術在追求藝術語言純化和本體的獨立中發展出來的,在康定斯基、波洛克的創作中達到高峰;后者同樣起源于西方現代主義階段,但卻是以西方現代工業文明相伴而生的理性主義思想為基礎的,以機械時代的“理性、幾何”的結構為特征,這在馬列維奇、蒙得里安所主張的“新造型”主義的作品中可見一斑。但這兩種抽象后來都因前衛性和精英主義的形式自律而失去了介入當代文化的活力。因此,用“后抽象”主要強調的是,它不是西方現代主義意義上的抽象,因為外部的文化語境與藝術史上下文早已發生了本質性的變化;它不再追求“有意味的形式”(早期現代主義)和極端的形式編碼(盛期現代主義),相反,注重的是表述時的觀念性、方法論的個人性,以及尋求新的敘事意義。

        記者:西方的抽象藝術與中國抽象藝術源起的基點各是什么?

        何桂彥:西方的抽象藝術大致經歷了三個發展階段:我們可以將藝術家透過現實的表象世界,創造一種“有意味的形式”當作早期現代主義的追求;把進行一種實驗的、原創性的形式探索,即對形式進行“編碼”的抽象表現主義當作“盛期現代主義”的抽象,第三個階段可以將萊茵哈、斯特拉作為起點,即追求觀念化的抽象表達。而且,這個階段的抽象本質上是反抽象表現主義和反形式主義的。但總體來說,西方抽象藝術的基點在于,它立足于社會現代性與審美現代性的分裂,也即是說,通過審美的獨立和藝術本體的獨立,來捍衛個體的自由。某種意義上講,19世紀中期以來的“為藝術而藝術”,再到波洛克和羅斯科為代表的“行動繪畫”與“色域繪畫”,藝術家的目的都是在追求大寫的“我”的自由,以及捍衛藝術自身的意義。但是,如果放在現代性的背景下,這種自由又直接來源于啟蒙運動,哲學上則來源于笛卡爾以來,西方哲學對理性的強調。和西方抽象藝術比較起來,它們的共同點有,都是文化現代性的產物,都推崇個體的創作價值。但和西方不同的是,70年代末以來的中國抽象還有一個文化上的附加值,即通過反對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體系來彰顯自身的前衛性。但中西抽象藝術最本質的區別在于,西方將抽象的藝術表達放在審美現代性的范疇,并提升到了哲學化的高度。比如,從18世紀晚期康德提出“形式的合目性”開始,到19世紀中期“為藝術而藝術”觀念的濫觴,再到20世紀初羅杰•弗萊的形式主義批評,西方藝術界在經歷了一百年的美學革命后,最終讓“形式”承擔起了捍衛審美現代性的重任。當格林伯格在1960年提出“現代主義理論”的時候,西方的形式主義批評已走向巔峰,因為在格式看來,現代主義繪畫中的形式也不再是一個單純的視覺風格問題,而是一個涉及藝術主體建構個體自由的哲學和文化問題。于是,格氏將抽象表現主義看作是西方現代主義的勝利。但是,中國的抽象缺乏這個高度,因為當代藝術在過去的三十年中,并沒有建立自身的現代主義傳統,正因為如此,中國的抽象藝術是有別于西方的。

        記者:中國的當代抽象藝術“生成”的合理性(或成立的合法性)在哪,從何時起中國有了抽象藝術?如何看待中國抽象藝術中“觀念”和“形式”的關系?

        何桂彥:在中國新時期以來不同的藝術格局中,抽象藝術始終都是一個“他者”,一直被主流藝術邊緣化,文革時期如此,新潮時期如此,即使在今天多元化發展的當代藝術情景中也同樣如此。抽象藝術所遭受到的責難是多方面的:體制內的當權者不能接受它,是因為它與主題先行和歌頌主流意識形態的藝術是相矛盾的;新潮美術不能完全的接納它,是因為中國傳統繪畫一直就沒有產生抽象藝術的土壤,抽象只是對西方抽象藝術的借鑒,只是步西方的后塵,并不具有原創性;當代藝術排斥抽象,認為抽象藝術總是在抽象的圖式中耗掉了藝術家的創作熱情,并對當代文化的建設無法提出新的現實問題。于是,抽象藝術一直是在邊緣中行進,在“他者”的眼光下低調地前行。但歷史地看,抽象藝術的價值還在于,對現實主義語言體系的反撥,對個體自由或創造性的捍衛。中國古代有“意象”表現,雖然它們有抽象性,但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抽象藝術。20世紀30年代以來,以“決瀾社”,也包括趙無極、朱德群等藝術家為代表,創作了一批具有抽象——表現風格的作品,但抽象藝術的整體呈現還是改革開放的產物。所謂觀念的形式,是指這個形式并不是對表象世界的概括和形式處理,不是追求“有意味的形式”,而是指,藝術家通過一個獨特的方法論創作出來的,形式只是這種創作觀念的副產品,代表性的藝術家有孟祿丁的“機械式”抽象,王光樂的“壽漆”,等等,我將他們作品中的形式看作是一種“反形式的形式”,實質也是一種觀念化的形式。

        記者:對于這次意大利藝術批評家奧利瓦“偉大的天上的抽象——21世紀的中國藝術展”,你有什么看法?

        何桂彥:奧利瓦是一個非常敏銳,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批評家。他對中國的抽象藝術評價是很高的,這在“偉大的天上的抽象”這個標題中就可以看出來。但是,當奧利瓦用一種經典的西方現代主義方法來評價中國的抽象時,不僅會出現“誤讀”,更重要的是,一旦將來自于中國的抽象藝術放在西方國際性的現代主義背景下考量,而無視其產生時所依存的獨特語境,就注定了中國的當代抽象繪畫不會凸顯完整的藝術與文化價值,相反,其意義也只能是與西方抽象藝術形成差異,在先入為主的二元邏輯下,成為對應于西方的“他者”。這樣一來,中國當代抽象的最大成就也只能是對西方抽象藝術體系的進一步完善做出補充。

        記者:“后抽象”的概念是通過藝術批評實踐來證偽,您做的展覽是怎樣選取藝術家?

        何桂彥:這里的“后”具有兩種內涵:一是體現在時間上,即“后抽象”藝術放棄了西方由格林伯格、弗雷德等批評家主張的線性發展觀念,并不以時間的先后來判斷一件抽象藝術作品的價值。同樣,針對中國自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的發展譜系來說,“后抽象”仍然需要揚棄80年代以來的線性發展歷程。實際上,強調消解線性發展的原因在于“后抽象”的藝術家面對的已不再是80年代特定的政治、經濟、文化語境,也不再遭遇80年代中期“錯位”的參照系,相反在文化全球化的語境下,藝術家應保持與西方抽象藝術同步發展的信念和決心。另一種內涵體現在美學觀念上,即“后抽象”需要對抽象藝術以形式來體現現代主義的美學觀念進行超越。換句話說,“后抽象”的意義并不完全由藝術家以精英式的態度對個人風格進行“編碼”為先決條件,相反,側重于作品形式表達的個人方法上,即強調方法背后的文化思考和觀念表達。不過,如果按這種思路理解,“后抽象”將呈現許多新的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似乎也是漫無邊際的。但是,“后抽象”藝術的目標卻是一致的,那就是以一種形式的開放性來超越現代主義的形式邊界。畢竟,現代主義時期的形式觀念不能成為當代抽象繪畫發展的絆腳石,只有以形式的多元化才能打通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之間融會、交流的文化通道,從而更為有效地發揮藝術家的創造力,捍衛主體的自由性,以此來實現抽象藝術對當代文化的全面介入。在展覽時,我設定了幾個專題:“如反形式的形式”,邀請了孟祿丁、朱小禾、王光樂等藝術家;在“超越現代主義——文化觀念的個體表達中”,邀請了譚平、馬可魯、楊黎明等藝術家;在“個體的方法論與打破既定抽象藝術的形式邊界”中,邀請了雷虹、張羽等藝術家。

        記者:中國的當代抽象藝術會面臨怎樣的挑戰?

        何桂彥:首先還是如何脫離西方既有的參照系;其次是建立自身的方法論;第三,就是中國的抽象藝術家如何真正讓抽象在當代文化語境中產生意義。

        記者:在文脈和歷史方面,中國抽象藝術在發展上是否有缺陷,這種不足是否會對當代抽象藝術有所影響?

        何桂彥:應該看到,新時期的抽象藝術是離不開西方抽象影響的,但這談不上是缺陷,畢竟,我們的文化環境與西方本質上是不同的。不過,在這個過程中,確實存在著大量的“誤讀”。這種“誤讀”不僅涉及到審美現代性的問題,還包括如何看待西方的現代主義傳統,以及抽象藝術背后的自由主義、存在主義等美學思想和哲學性的問題。因此,對抽象藝術在中國的發展來說,我們既要解決形式的問題,更要解決形式背后蘊含的文化、審美、藝術觀念方面的問題。

        記者:對于當代抽象藝術,中國的藝術家和批評家應該做些什么來推動這項運動的發展?

        何桂彥:中國當代抽象藝術未來的發展前景到底如何,首先還得取決于藝術家能否創作出優秀的作品。但是,如果從國際化的視野出發,關鍵的癥結之處還在于,批評家是否能夠建立一套有別于西方抽象藝術和西方現代主義理論的藝術史話語,將中國的抽象藝術與它身處特定的文化和社會語境聯系起來,將它放在傳統與現實的歷史維度下重新的考量,從而在藝術史的梳理與書寫中呈現出獨特的意義與價值。而事實上,在過去的十年中,高名潞、栗憲庭、李旭、易英、朱青生、王南溟等批評家對抽象的發展曾做了大量的推動工作?傮w來說,創作與批評的互動會越來越重要。

        關鍵字:何桂彥,后抽象,形式變革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