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訪談 > 張武運:抓住逝去的時光
        張武運:抓住逝去的時光
        作者:周曉    來源:《北京商報》    日期:2012-07-06

        《深度睡眠——趕上這只船去大連去定居》

        《深度睡眠——白爪》

        從繪畫語言來看,張武運對自己所熟悉的景物“凝神”乃至“閉目以對”,以潛意識和無意識的繪畫行動,得到既細致敏感而又平淡自然的結果。今年舉辦的新個展體現了藝術家對自我和世界的進一步認識和體驗,展現了表象背后真實的多重層面,尋常景物的熟悉和陌生狀態的轉化,正是畫家思緒和情感的流動。張武運的作品是對生命中真實聲音的聆聽,關照著沒有被誘惑的內心的本真。

        記者:多年來,您似乎一直專注于“靜止”的畫面,也許在外界看來并沒有太大變化,但對您來說,在創作上是否有一些方向上的引導?

        張武運:其實我并不是一成不變,只是隱藏了很多變化中的岔路。這些作品感覺是統一的,但還有一些不常露面,很少被觀眾看到的作品也在探索著創作其他的可能性,其實也是一直在波動、調整自己。

        記者:在您的自述《深度睡眠》中,有一種自我隔離的感覺,而您的作品內容多是真實生活場景的一部分,在對自己與現實的隔離中去描繪生活中的場景,這里存在著怎樣的主觀導向?

        張武運:單從繪畫來說,這是基礎,是多年的純視覺流露出來的東西。但每幅畫可能是非常偶然的一個場景,甚至完全沒有任何理由的,是一種潛意識下的成因。我對它沒有太多的控制,其實更多是作為自我心理的一種調節。有一些作品的名稱是我畫畫的時候真正潛意識里想的事情,和畫面上呈現出的圖像本身是沒有任何關系的。

        記者:您與目前當代藝術的主流形式呈現是否是一種對立?

        張武運:我對當下的主流多樣性不是很了解,看到的都是一些現象,而且只是中國當代藝術的現象,在世界范圍內的現象我也沒看到多少。

        我還是比較留戀繪畫傳統的魅力,而且我喜歡在所謂的“過時”中自我思考,我喜歡這種感覺,因為我性格不太喜歡那種最流行、最前衛、最時尚的東西。

        記者:您似乎對現實世界有較為理想化的期待,但自我隔離的創作是否顯得過于消極?

        張武運:藝術無法成為改變世界的工具,我們沒有能力用藝術去對抗什么,只能從個人的判斷中去感受藝術的真誠。拋開東西方審美意識的差異,我們只要表現得很自由,就能讓藝術成為人性本身的東西。

        記者:與當下藝術形式的多樣性相比,您更鐘情于傳統繪畫,在您看來,傳統繪畫在當下體現了哪些精神?

        張武運:我認為這是一個審美的意識形態的問題。審美的意識形態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其中都有一個線索,通過了解這個歷程我們能做出對藝術比較準確的判斷,這是一個標準。這樣我們可以拋開經驗來感受繪畫本身,這是一個很關鍵的內在發展流程或者視覺發展認可,就是真正美術內在視覺變化的東西。

        記者:您何時開始意識到成長經歷對您的影響?

        張武運:小的時候我們是不可能意識到這種影響的,但我對故鄉沈陽確實有著很深的感情,這并不需要刻意去強化。

        畢業后身邊的同學陸續到北京發展,在一起聚會聊天時他們談到了許多兩地的差異,他們認為北京有市場、有健康的藝術圈,而沈陽則冷清了許多,但人少的環境對我來說更有安全感。在與他們的爭辯中我為自己找到留在沈陽創作的理由,這其實有些偶然。但既然自己認定了要留在沈陽,我就要把這個理由做得更充分一些,真正展示這種地方性的價值。

        在家里畫畫,感覺有一些從小到大一直能延續下來的東西,包括親情、友情。家這邊人和人的感情關系對畫畫有一個模糊的作用,并不是直接的幫助。這種能感覺到但又不是很明確的作用非常耐人尋味。

        記者:畫面中常出現的河流是否有所暗示,和您童年的記憶有著怎樣的關聯?

        張武運:我回憶起來很多事情都是在那里發生的,這也是學校之外的一種教育。小時候經常逃課出去玩,河邊就是印在腦海深處的地方。這條運河就像一個線索和脈絡,因為它本身有流失的形態,是在說時間的概念的問題,不僅是過去時光的逝去,也暗示著現在的流失。

        關鍵字:張武運,繪畫,當代藝術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