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歷史的輝映
        歷史的輝映
        作者:    來源:美術周刊    日期:2008-11-07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參觀展覽</DIV>

        清代王府是老北京城內一道獨特的文化風景線。鼎盛時期,北京城內的大小王府達60多座。斗轉星移,時過境遷,原來喧囂、輝煌的高墻大院已沉寂蕭疏,物是人非。延續了268年之久的清王朝所存在過的百余座王府,隨著朝代的更迭,歷史的變遷,大多數已衰敗、破落,或挪做他用,或遺跡全無,剩下的唯一一座具有王府典型特征、建筑保存相對完整、具備全面對外開放條件的便是坐落在什剎海邊上的恭王府。曾經發生在這些高墻大院中的人和事,及其對中國歷史的影響和在中國文化史上的作用,成為抹之不去的歷史記憶,成為了我們的歷史遺產。

        230年前,當權傾當朝的大學士和珅費盡心機建造了這座宮殿,并積累了讓世人驚嘆的無盡財富時,他怎么也沒想到僅僅20余年便魂飛夢散,人去財空了。150年前,當躊躇滿志的恭親王弈訢為了救風雨飄搖的清王朝,夢想著帝祚永延,并積極推進洋務運動,周旋于各國列強,企圖“師夷長技以制夷”,通過引進西方近代技術發展近代工業增強帝國勢力時,也不過半個世紀,清帝國的大廈便轟然倒塌。轉眼間一個世紀已經過去,百年滄桑,百年歷程,恭王府也在歷史的變革和時代發展中,見證著朝代的沉淪起伏,感受著世態的悲涼喜悅,沉淀、積累著自身的內涵和價值;诖,文化部決定,以恭王府遺址為基礎,全面修繕府邸建筑, 把府邸和花園這一歷史遺址作為一個整體全面向世人開放。

        恭王府這一文化遺產的保護和開放問題受到了各級領導、各級政府、社會各界專家學者和海內外人士的極大關注和關心支持。自從1962年敬愛的周恩來總理視察恭王府后提出恭王府將來有條件時對社會開放的要求后,多年來,黨的三代領導人為它的修繕開放傾注了大量心血,在文化部、國家文物局、北京市政府等部門的領導支持下,歷經28年的搬遷,經過31個月夜以繼日的修繕工作,耗資2億余元的恭王府府邸修繕工程順利完工。當洗盡鉛華,抹去塵封,展露出昔日風采的恭王府全面對社會開放,為北京人文奧運理念的闡發增添了一處獨特的文化景觀,為文化遺址的保護和清代歷史的研究搭建了一座不可替代的平臺,為傳統文化的繼承與展示平添了一個廣闊的空間。

        與此同時,為迎接開放而籌辦的銀安殿的王府文化基本陳列展、多福軒的復原性展、錫晉齋的現狀展示和葆光室的恭王府歷史沿革專題展等也一并向觀眾開放,使廣大觀眾、游客在欣賞王府建筑領略王府風采的同時,可以通過觀看這些以介紹和闡釋王府文化為主線的展覽,了解王府文化的具體表現形式,理解王府文化的內涵,體會它獨有的文物價值、歷史價值和文化價值。全面開放的恭王府受到了世人的廣泛關注,從今年8月20日正式對社會開放至今,前來參觀的國內外觀眾絡繹不絕,日均接待人數在2萬人左右,迅速成為北京的一個旅游熱點。

        而我們的丹麥朋友又在恭王府全面開放這個喜慶的時刻,為中國觀眾帶來了精彩的丹麥皇家文物精品展。這對于我們正在舉辦的各項展覽而言,無疑是錦上添花。加強與國外相同檔次、相同類型的博物館、文化遺址和機構的交流,舉辦高水平的展覽和文化活動,有計劃地將國外的文化、文物展現和展示給中國人,促進中國觀眾對各國文化的了解和感受,增強與世界各國在文化意義上的交流,將是我們今后發展博物館事業的重點!爸袊c丹麥1600-2000”展的舉辦,將促使全面開放后的恭王府,在高起點上成為增進中外之間文化交流的新平臺。

        為了籌備這一展覽,兩年來,我的同事們與丹麥菲特烈堡國家歷史博物館的專家和丹麥文化中心的朋友們做了大量工作,同時也得到了兩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丹麥嘉士伯集團給予了資助,丹麥親王展覽前曾利用來華訪問之機專程到恭王府考察場地,雙方的專家們多次往返溝通,克服了種種困難,終于在奧運會之前如期舉辦了這一見證著中丹兩國文化交流的歷史、象征著兩國人民友誼的文物精品展。

        此展的展品時間跨度400余年,是從丹麥菲特烈堡國家歷史博物館的眾多收藏中精選出來的,以瓷器、紡織品、家具和美術作品為主,共80余套,280余件,其中大部分是當年從中國遠銷海外的。以時間為線索,以實物為證,從不同的側面介紹了丹麥與中國的貿易往來、中國風在丹麥漸成時尚等情況,介紹了從17世紀以來中國的社會與文化被越來越多的丹麥人所了解,并成為丹麥文學、園林設計、建筑、藝術與手工藝以及家具設計等多個行業靈感源泉的發展脈絡。

        整個展覽分為6個部分,在“早期中國物品和美術品陳列”部分,你會看到在17世紀時,身穿中國絲綢衣服,使用中國瓷器,向客人們提供由東方調料烹制的食品是當時丹麥上流階層炫耀富有生活的一些方式。

        在“啟蒙運動與貿易交往”部分,你會體會到18世紀初思想家對中國社會結構和孔子思想的深刻印象所留下的痕跡,看到“王儲克里斯汀”號1832年滿載貨物回程的盛況。



        參展作品

        在“洛可可風格內飾”部分,展現的是在18世紀中期,來自中國的家具和絲織品以及歐洲仿效中式風格裝飾在室內裝潢領域起到的作用。

        在“丹麥之花系列”部分,展示的是丹麥人引以為豪的丹麥皇家瓷器廠生產的瓷器作品。

        在“詩歌與技術”部分,可以看到中國人家喻戶曉的安徒生以中國為背景創作小說《夜鶯》場景,還有在18世紀晚期中式風格在某些建筑上的體現,介紹了丹麥人架設第一條歐洲與中國之間電報線路的情況。

        展覽的最后一部分為“經典中國與摩登丹麥”,時間落在20世紀后的當代丹麥,看到了中國古典手工藝品對丹麥設計師靈感的激發,當以陰陽魚為素材的題為《水與火》掛毯出現在你眼前時,你會對它的作者的國籍產生一個大大的問號。

        在展覽形式上,丹麥設計師也是煞費苦心,把整個展覽放在四合院內,在曾經是公主和恭親王前后兩任主人的居室內,將曾經是在中國土地上生產制造的或者與中國有著密切關聯的文物藝術品,以它原來或接近原來的形式陳列在5個不同大小的空間內,非常有生活氣息,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參觀者走進展覽空間后,不僅從文物、藝術品中獲得相應的知識,還能仿佛感受到那些曾經使用這些物品的人們的存在。當“公主的臥室里住進了安徒生”,當跨越了不同時空的歷史、文化在這里交互輝映的時候,會對我們自己、對我們這些正在進入現代化的社會有哪些感觸或啟示呢?這個展覽又是怎樣起到增進文化交流這個作用的呢?對于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展覽中尋找答案——

        通過這個展覽,你會驚訝地發現,早在17世紀,即使遠在歐洲邊緣的丹麥皇室所用的陶瓷、漆器、絲綢、家具等生活用品、竟然有很多是來自遙遠的中國,而且成為當時丹麥上流社會引以為榮、為之炫耀和驕傲的。

        通過這個展覽,你會發現丹麥人在經歷對“中國造”的崇拜后,也漸漸從中國產品中獲得靈感,轉而依靠丹麥人民的聰明才智,生產丹麥造的瓷器等,而且制造工藝也越來越精良,推動了丹麥手工業乃至近代工業的發展。

        通過這個展覽,你會驚訝地從1600年至今的丹麥歷史中發現許多國家在近現代發展和進步過程中所走過的一條共同道路,即從物的輸入,到技術的引進,再到技術的消化吸收,從而走到發明創造這一個規律。這不正是當代中國正在經歷的過程嗎?對于正在走向現代化、走向世界的我們將有不小的啟發。

        讓我們為之驚嘆的文物遠不止這些。我們不僅要驚嘆早在400多年前中國與丹麥這兩個分屬東西方的國度就已經有了如此廣度上的交流,更為難得的是,這種交流,從表面上看是器物上的交流,而從本質上來看,貫穿其中的是文化意義上的交流,即400年前的丹麥人民接受的不僅僅是來自中國的瓷器、漆器、絲綢、家具等,而是這些器物背后蘊含的中國文化,丹麥人民是先接受了中國文化之后才接受中國造產品的,因為,唯有如此,這種交流才有持續進行的動力,器物用完會棄之,文化則綿延不絕。

        中國與丹麥這400年的交流,正是人類近現代以來交流歷程的一個縮影。近現代的人類社會就是這樣一個發展進程——在不斷的交流中,當然這些交流形式包括碰撞、摩擦甚至是沖突,但主流的、起主導作用的還是了解、理解、合作——相對落后的一方或被動或主動地吸取先進方的先進器物、技術、制度,結合自身的國情、地情,加以改造,促進本國、本地的社會發展和進步。而促成這些發展和進步的諸多因素之中,最為根本的并貫穿始終的是文化。

        中國與丹麥之間這400年的文化交流,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兩國的生產力水平,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兩國人民的物質生活。文化也是生產力這句話,在今天適用,在古代亦適用。中國的瓷器等為丹麥皇室贏得了榮譽,也改善了丹麥人民的日常生活;工業家帝格第一個架設了丹麥與中國之間的電報線,極大地拉近了兩國人民的距離,為中國人民認識丹麥、認識歐洲乃至認識世界,提高本國生產力水平創造了便利條件。

        據丹麥朋友介紹,當年擔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大臣的恭親王奕訢曾經在恭王府的多福軒會見過丹麥外交使者,由于雙方所談的內容已無據可考,但根據當時清王朝在國際上的處境可想而知?梢,中國和丹麥之間除經濟和文化交流外,政治交往也早已開始。然而,在歷史進入新世紀的今天,我們所做的這種交流,更賦予了新的內涵和意義。

        中國與丹麥之間這400年的文化交流,大大地發展了兩國文化的多樣性。文化的多樣性是任何一種文化得以存在和發展的必需的基本條件,而且,不同文化之間只有不斷交流,才可以創造出新的文化形式和文化產品,滿足人們內心對文化新產品的渴求,豐富各國人民的文化生活,促進不同群體人們的全面發展。

        中國與丹麥之間這400年的文化交流,增進了兩國人民之間的了解,加深了兩國人民的理解,促進了兩國的全面發展和進步。促進兩國共同發展和進步,就需要加強兩國之間的了解和理解,這離不開一定的載體。中國的瓷器等藝術品以豐富的文化內涵、精美的制作工藝、耐用性強等優勢,正好擔當了兩國之間相互交流的載體,開啟了兩國的交流之旅。

        當今世界,資訊日益發達,各國之間的交流日益便利和頻繁,而且各國亦日益被納入世界一體市場之中,各國之間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離不開對方,各方間共同的利益訴求和價值共同點也相互交織,彼此交融。在這個人類相互交流的過程中,還會如以往那樣,存在碰撞、摩擦,乃至沖突,但交流、合作、共贏、發展、進步的趨勢不會改變,而且會日趨明朗。這也正是我們舉辦這個展覽的最大愿望所在:順應這個人類社會發展的大趨勢,展往啟今,增進了解,共同進步。如果我們的展覽達到了這個目的,或是達到了其中的部分目的,對于為這個展覽的成功舉辦而付出辛勤勞動的人們而言,都是一個莫大的欣慰。

        “中國與丹麥1600-2000” 展自8月1日開幕至今已近3個月,作為恭王府全面開放后舉辦的第一個外展,作為丹麥在奧運會期間向中國人民介紹丹麥歷史文化的一個窗口,也作為介紹中國與西方在文化交流歷史上能體現中華文化影響力一個側面的展覽,得到了廣大觀眾和社會的關注,參觀人數共計5萬余人。黨和國家領導人江澤民、李嵐清、劉延東、曾培炎、吳儀、劉淇、孫家正、董建華等,以及科摩羅總統、荷蘭首相、丹麥王儲及王妃、湯加王儲、愛沙尼亞總統、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夫人等參觀了展覽,同時受到了有關專家和廣大觀眾的好評。在“中國與丹麥1600-2000”展閉幕之際,我謹代表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對給予大力支持的有關領導、有關部門、專家學者、新聞媒體和廣大觀眾表示衷心感謝,對為舉辦展覽付出努力和汗水的有關人士表示慰問。

        關鍵字:中國與丹麥1600-2000,展覽,評論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