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穿過觥籌交錯中紅色液體的眺望”評武明中個展
        “穿過觥籌交錯中紅色液體的眺望”評武明中個展
        作者:    來源:    日期:2009-07-20

        好像是一位流行的作家曾經說過:“兒童能進入童話的境界,但是卻不懂得童話的道理;大人能明白童話的道理,但是卻不能進入童話的境界!边@句話作為武明中繪畫的注腳是再合適不過了。武明中的繪畫就象是一個玻璃作成的小人國,其目的不在于營造某種境界,而在于呈現藝術家對于社會和歷史的觀念。即使在最早期的繪畫中,武明中的繪畫也是以一定的歷史場景為基礎展開的,人物活動的場景還保留著,但是形象卻被某種抽象的物體所替代了。很快,藝術家開始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玻璃和紅色的液體。憑借著這些玻璃器皿中的紅色液體,藝術家開始將現實社會虛擬化。無論是電視上的新聞人物,還是政治性的場面,或者是藝術史中的經典作品,武明中似乎下定決心要用自己獨特的方式來詮釋那些神圣、嚴肅和經典的東西。

        在這種方式的使用之下,那些沉重的場面首先在視覺上發生變化。它們開始變得透明、易碎。匆忙的人群成為了無數充滿紅色液體的玻璃器皿,他們被放在紙盒子中,任何一次無意的撞擊,一次心懷叵測的晃動都會導致彼此的損傷,甚至是全局的毀滅;蛘,微笑的政治人物成為半杯葡萄酒,色澤光鮮但是卻也能讓人輕松的一覽無余。最有意思的是杜尚的小便池,由一個玩笑變成了藝術史上一個沉重的經典,而現在藝術家用紅色液體和透明玻璃,又把它們變得輕飄飄。從排泄器皿到類似酒杯的容器,從經典到裝飾,從輕到重再到輕,武明中通過看似簡單的繪畫輕松地完成了一系列觀念的轉換。

        武明中的繪畫讓我想起卡拉瓦喬著名的繪畫“懷疑的多瑪”。在這件受教堂委托繪制的作品中,卡拉瓦喬抓住的是多瑪不相信基督已經復活,而用手親自去檢驗基督的傷口的場面。顯然,卡拉瓦喬真正的用意在于表達對宗教的懷疑,但是一切卻又包裹著一個嚴肅的外衣。在武明中的這些繪畫中,我同樣看到了這樣一種“喜洋洋的懷疑主義”。武明中的繪畫就象是在煞有介事的向我們描繪一個色彩斑斕的玻璃小人國。無論是人物還是場景都被玩偶化。雖然在色彩和質感上,武明中的繪畫容易讓我們想起曾經流行過的艷俗藝術。但是二者在內在有著明顯的區別。艷俗藝術表達的對于現實一種不分青紅皂白的道德判斷,而武明中則表現的是對社會事件與歷史價值的懷疑和不信任感。前者是一種廉價而狂妄的精英意識,而后者則更接近于當代藝術的觀念演繹。如果我們將目光僅僅停留在作品中的形象,無疑會簡化藝術家創作的意義,事實上,這些作品所昭示的是一種并非明朗的社會判斷。武明中將歷史人物簡化為華而不實的高腳酒杯,政治事件被轉換成一系列目的不明的觥籌交錯。真相和本質成為了被無限延宕的缺席。政治事件與歷史價值的玩偶化是這些觀念外化的視覺核心,其價值觀則更加當代,從精神實質上更接近米蘭·昆德拉的《笑忘錄》。

        當歷史與政治的物化成為藝術家的觀念之后,畫面的視覺樣式就開始發生變化了。如果洞悉藝術家潛在的觀念,我們就很難將這些繪畫歸結為我們熟悉的表現或者寫實形態的繪畫。武明中繪畫的語言實質在于放棄固有的語言趣味,而絕對追求虛擬出來的物像的質感。在這些畫面中,我們看不到表現或者寫實形態藝術所強調的畫面本身的筆觸,而是被對象本身的質感所刺激。

        即使如此,藝術家的語言并非是一成不變的。在早期的“朋友,小心輕放!”到最近的“吃吧!”,藝術家逐漸由觀念的鋪陳,轉向對于更強烈的視覺氛圍的追求。在這個過程中,武明中逐步消除了很多可以被辨識的個人符號,即使這些符號可以被用來成為商業上的商標,讓藝術家在商業上更加安全。在最新的畫面中我們看到,原來畫面對于玻璃器皿的刻畫已近漸漸弱化。藝術家的表現力開始釋放在那些液態的造型上。在“吃吧!”中,若干莫名質感的人群被無限延伸在畫面的盡頭,在無窮無盡中釋放出后工業時代中個體對自我演化的恐懼感。隨著語言的自我演化,武明中的畫面抽離了所有可以被識別的場景,無論是玻璃器皿還是紅色的液體,仿佛都是要徹底消除手工的光暈,而刻意制造出工業趣味的純色和透明。于是一切都變得不真實。

        顯然,藝術家所試圖完成的工作是用手工制作出那些非手工性的圖像以消解繪畫的手工實質。沿著這個趣味出發,武明中的繪畫更接近我們所說的“畫壞畫”的概念。傳統的繪畫趣味與標準已經不能滿足藝術家觀念的需要,為了獲得觀念的傳達,藝術家犧牲掉繪畫語言中的個性化特征。這既是繪畫語言與觀念之間的悖論關系,也是武明中語言體系中的一個重要特征?梢哉f,他是在用繪畫的手段完成“非繪畫”的工作,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他所期盼的視覺形式無論在技術上、還是在財力上甚至在視覺張力上都是無法得到實現的。他似乎在用最原始的手段,描繪一種更強烈的形象。如果說藝術是對未來的一種眺望的話,那么我們或許可以認為,“非繪畫”是對所謂藝術語言進化論的一次微妙反諷。當藝術家通過“壞畫”的形式完成了這次反諷,他就似乎與對繪畫本質的思考更加接近了。武明中的實踐仿佛在暗示我們,重要的不是糾纏繪畫是什么,而是去發現繪畫可以用來做什么。即使媒體泛濫如今天,繪畫依然可以成為對于更多更強烈的視覺感受的一種眺望。

        2007年2月10日

        關鍵字:武明中,皮力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