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r93n"><i id="nr93n"><noframes id="nr93n"><thead id="nr93n"></thead>

    <sub id="nr93n"><mark id="nr93n"></mark></sub>

    
    
    <listing id="nr93n"><delect id="nr93n"><ruby id="nr93n"></ruby></delect></listing>

          <dfn id="nr93n"></dfn>
          <menuitem id="nr93n"></menuitem>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原來你并非不快樂
          原來你并非不快樂
          作者:    來源:    日期:2009-09-04

          機倉象一個巨大的療傷器,緩緩飛行,舷窗外鐮月高懸,白云像棉花絮褥般的上下翻升,遠處仿佛傳來歌聲,遠處仿佛傳來話語和喧聲……倫敦的影子卻漸漸淡開了去。<BR>

          令人想不到的是,這次倫敦之行,終于演變成一場生死的糾結,在圣喬治住院一周,種種情境自是難于言表。由此想到多年前老友劉涌也是在倫敦發病,痛不欲生,碾轉回到巴黎,方知是胃出血,診病就醫,好一番辛苦麻煩,據說他也因此歸國,改變了長期居留西方的人生計劃,想到這種種的變因,感嘆唏噓。

          我與劉涌絕不止這一件事情有著相似的經歷,我們是發小,是那種冒根朋友,少年時代在昆明,我們幾乎每天如影隨行,劉涌在家為幼,我在家為長子,均受父母寵愛,所以我們各自擁有一間屬于自己的獨立小屋。在那個蕭瑟的年代,我們就是這個城市小小的中心,各路有志青年的聚集地。劉涌自幼聰慧、靈巧,什么東西一摸就會,一學就通,是我心目中的潮人和達者。多年來,昆明這個小城最早玩搖滾、騎摩托、干公司、弄電腦、開汽車、辦出國,劉涌可都是走在前面的人……記得是劉涌教會了我騎自行車,每天我們騎車沿著西壩河到郊外去寫生,穿過佛面垂柳,后面是一排排高高的楊草果,在風中搖動樹影,時而滿目幽綠,時而反射銀白的陽光,象是那晃惚懵懂的歲月:湖光山色、河邊洗衣的少女、水上船家、撒網的漁翁、釣魚的少年、發呆的牛兒、葦草邊東張西望的水鳥……我們一一畫下這一切,只知道癡迷的畫著,身外的世界,暮鼓晨鐘,離的好遠,那是我們共同經歷的生命中最單純美好的時光。

          我和劉涌先后考上四川美院,劉涌入川美國畫系就學四年,師從馮建吳、賴深如、黃海儒、李有行、杜顯清、白德松等一代名師學藝,我仍記得劉涌畢業創作是以云南撒尼山村生活為素材的工筆長卷手貼;格調高雅,暗含摹古之風,卻具現代的才情和精準的造型,是不可多得的佳作。以此優異的成績畢業之后,劉回了云南,在云南藝術學院做了教師,這也是當時的天之驕子,今后但見劉涌,總是輕騎座駕、追風而來、絕塵而去,總之來去匆匆,無暇細談了。2000年,劉涌由巴黎歸國,我在昆明操持上河會館,見到劉涌,提出想邀請他辦個巴黎期間的學術講座及他作品展的想法,劉欣然應充,以后卻了無音訊,上河會館到創庫8年虛位已待,我曾在昆明為五湖四海的朋友和各路藝術家辦了不少展事,卻始終未能幫助老朋友辦一件事,這一直是我的遺憾。

          今春回昆小住,劉電約我到文化巷小聚。說此番正在為自己的個展做準備,后領我去一家表畫坊中看了許多他近來創作的作品。劉氏新作,大抵屬于文人和實驗之間的水墨類綜合風格,在傳統的文人寫意的題材和方法間穿插和強調了現代構成和分割的元素,因而畫面既有值得品味的細節和墨色趣意,也交織著張力和沖突。但以我看來,劉湧的新水墨,以其說是實驗的,不如說是游戲的,劉湧的一些小品畫到放松之處,已然不分中西,不問來路,是自由的嘻戲,歡欣鼓舞,春意盎然的涂鴉和信筆,游刃有余的一派生機,相信由此前行劉湧的畫作當更有氣派和意寓,必大有可為。其中要意,可能莫過于藝術家能保持一種“玩”的心態,中國繪畫講究游于藝,山水是可游、可行、可居之所:山石林泉,山川河海皆是寄意抒情之所,花鳥更是物我皆忘,是人格和志向的寄托,如梅、蘭、竹、菊、鳥語人心,是性情的自比和寫照。簡言之,是心性的抒寫。

          2004年我赴孟加拉首都達卡,考查旁邊的一個小村莊,那里正進行的一個國際藝術工作坊,在這個遠離都市的小鄉村,藝術家們要拋棄原有的工作習慣和原來熟悉的經驗,進行新的冒險和探索,藝術家們因地制宜地利用現有和原生態的生活材料來進行嘗試:被子、雞圈、干樹枝、泥團、樹葉、家什農具甚至自己的身體。傍晚,沿著小路我散步到村外的河邊,一切景象與我20年前為追尋高更的夢想遠赴云南西雙版納的瀾蒼江邊是如此的想象,有時侯,換一個更長遠的地理視覺和更廣闊的生活經歷,再回首反觀許多自以為熟悉和了解的經驗,會帶來新的啟示性的感悟,是什么讓我、讓我們為之奮斗的一切,離初衷如此之遠呢?在那條沉默的不知名的亞洲印巴河流的岸邊我留連了整個黃昏……當我開始起身回村,接下的景向令我震驚:一片暗影籠罩的村莊上空突然升起了三個巨大的孔明燈——這也是藝術家的作品,它卻在那一刻打動了我的心,燦爛、神秘、莊嚴、在暗金色的夜空中冉冉上升……頓時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歲月長久,人生短促,唯有藝術超越這一切,我們在人世中糾結,亦步亦趨,唯恐不在時代的風口浪尖上,費盡移山的心力,窮盡海淵的謀略,亦是枉然。今方知只有回到原點,回到生活,回到能簡單的發出聲音尋找快樂的地方,才能恢復本能,釋出本心,照亮世界……許多年來,這是我視為畢身受用的寶貴體驗和財富。

          劉湧不是也在創作中進行著這些個快樂和思想的操練嗎?中國藝術的偉大之處在于將人生修行和藝術境界的修為合和為一,在劉作品中有時讀出的漢字:“問心”、“天爵最尊”、“諶冥最貴”、“大版為業”……既表達了一種觀念又代表一個想法,其時,人與人之間,真正的差異和不同,正是想法的不同所致,反之,男女之別,胖瘦膚色,美丑老少,只是表面的不同。其時不同的想法導致了不同的人生觀念和態度,長期以來我們大多數人都被訓練成了一種“我做得仍不夠好”心理的一群,我們應該從那種不斷想把自己變得更強大、更野心勃勃的理念中逃跑出來,回歸簡單,回到能產生快樂的地方,回到那怕微弱但散發出真正生命和思想光輝的狀態中,我想,沒有比畫一幅水墨和寫一段文字更好的方式了。

          寫罷這篇病中吟,飛機已經降落在北京,拖著仍虛弱的身體,在回家的路上,車上播放著剛逝去的邁克爾·杰克遜的《微笑》;盡管心在疼痛,你仍然微笑……我想起林夕的一個句子:原來你并非不快樂——與老友劉湧共勉。

          關鍵字:國畫,劉涌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