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在禽、獸與人之間——孟濤、邱光平聯展述評
        在禽、獸與人之間——孟濤、邱光平聯展述評
        作者:    來源:    日期:2009-11-19

        孟濤和邱光平要做聯展,征求我的意見,我很贊成。不僅僅是因為他們同住成都濃園藝術區,交往甚密,是很好的朋友,更是因為他們倆的作品一個以鳥為主要對象,一個以馬為主要對象,都和傳統花鳥畫題材有關,盡管畫風差別甚大,卻有著值得探討的共同話題。這就是:在當代藝術中如何轉換中國資源,造就真正源自本土文化而不是尾隨西方潮流的創作成果。

        孟濤是學國畫出身的,畢業后一直畫帶有山水畫意味的風景油畫,借取水墨畫的皴法效果,擅長于用細線平鋪的肌理來構成平面化的空間關系。近幾年轉向花鳥,也是因其臻于嫻熟的油畫技法,特別適合描繪禽鳥的毛羽。一個畫家要轉變藝術觀念,并不靠一時的主意,而是思想、感覺、畫法多方面長期積累的結果。說孟濤轉向花鳥油畫,其實是只有鳥沒有花,花的意象為鳥的傷痕所替代。畫面上呼應藍綠孔雀的,不是鮮艷的牡丹,而是血淋淋的創口與內臟。這使我們想起廣東人吃猴腦和成都人吃鵝腸,都是從活生生的動物身上直接取用,動物的慘叫與食客的饕餮所襯托的,只有人的冷漠與殘忍。當然,難以解決的問題是人要生存,就不能不殺害動物。但人之為人,乃是因為能反省自身行為,所以從自身生態環境出發,人要去保護瀕危動物,保護鳥類,保護生物的多樣性。人作為精神存在,意識到自身生命與其他生命的共通性,所以要敬畏自然、珍惜生命,即便是取食動物,也決不能虐待動物。因為任何虐待生命的行為都是對人性的傷害,都是對人的精神心理的傷害。孟濤的作品從不畫人,但人就在畫外,因為那些美麗禽鳥的慘狀都是人之所為。作為一個藝術家,他的任務不是譴責,不是道德批判,而是如何在感覺、感受中去觸及并揭示人的視覺心理,使那些被習慣鈍化的公理與常識,重新成為每一個觀畫者必須直面的問題。他用了很多心思把作品畫得如織錦一般輝煌而燦爛,絲絲入扣的筆觸、鮮活亮麗的色彩、精心講究的構圖,一切都像宮廷花鳥畫那么富貴、那么堂皇。只有當你為其所誘,逼視畫面的時候,才會發現你正面對著花團錦簇中的血腥,甚至那些血腥的傷口仍然漂亮好看!畫中的鮮紅與藍綠,通過中間色彩和深淺濃淡的過渡是如此協調,顯然畫家無意于強化色彩反差所構成的對比,他想在古典的和諧的審美方式中突然逆轉,讓觀者身心猛地感到痙攣,讓心理驚詫和精神震動不可避免地從內心噴出。就這樣,傳統工筆花鳥的精細之感在畫家筆下重獲愛惜,不是在文人書案上,而是在現實屠場里,就像是母親撫摸著死去兒子的頭發,和過去一樣平靜,悲哀到已無任何表情和言語。

        藝術觀念的表達必須在感覺中得到證實,傳統資源的利用也只有在當代文化意識和個人創作方法中才能實現,孟濤在這方面的探索是很具體、很實在,也很有深度的。

        稍有不同的是,邱光平盡管以畫馬出名,但與馬作為寫實對象及正面象征的繪畫傳統沒什么關系。他是學油畫出身,受現代藝術影響,一出手就有很強烈的表現性。筆下的馬總是為風云所驅,為野火所逼,處在極端緊張的狀態之中;蛘呤腔⒗亲分,或者是鷹犬襲擊,或者是單騎逃竄,或者是群體狂奔,充滿喧囂、驚悚和恐懼,甚至不無邪惡。即便是“馬放南山”,即便是“落葉黃昏”,也永遠不得安寧。邱光平的作品給人以夢魘之感,其馬其人也極富象征性,但在超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兩種傾向間他側重后者。如果注意分析,你會發現他很少任意組合形象以造就荒誕夢境,相反,他總是在假設的場景中,以極度透視來造成對象的夸張變形,達到主觀化的象征性。首先是形體,激烈扭曲的身軀,呲牙咧嘴的馬首,表情十分豐富,充滿不可遏制的欲念。而不時出現的騎手作為縱火者,形似空心的稻草人,不僅和烈焰圍困的場景構成悖謬關系,而且和馬代表的內心沖動構成對比關系。在悖謬的對比中,現實被空殼化,而精神則被實體化,情感表達成為視覺形象本身。更進一步,畫家通過主觀化的色彩處理,把觀者置于情感激發的過程之中。病態的神經質的黃色,在暗紅色或灰藍色、灰白色的襯托下仿佛在燃燒,在沸騰。面對邱光平的作品,你是不可能靜觀的。

        邱光平以馬和與之有關的既有圖像(如《阿爾卑斯的神游》)作為符號象征,再加上色彩隱喻(如《紅色誘惑》系列作品)的表達方式,揭示了自我在當下的尷尬處境:一面是瘋狂的商品世界,一面是嚴格的社會控制,如此夾擊之下,中國人個體精神的生長的確充滿困惑。在這里任何英雄主義的幻想毫無意義,也許只有通過對野性的呼喚,才能讓我們重返精神心理的真實。

        還應指出一點,邱光平和孟濤從不同角度對紅色象征如此敏感并切入身心感受,顯然和生存環境有關,今日藝術已難以擺脫政治而獨善其身。而自我表現向社會和歷史的開放,正是當代藝術的特征之一。這種開放性不僅是意識的,也同時是媒介的。邱光平的圓雕和孟濤的浮雕、蘇繡,一方面延續并拓展了他們的創作觀念,另一方面,又在不同樣式和材料的制作中磨煉并深化了他們的藝術語言。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他們根據展示空間創作的裝置作品。邱光平的雕塑性裝置“五馬分尸”置于圓廳之中,上下觀看,其空間張力是平面作品所不能比擬的,而拉扯、撕裂工業機械的隱喻,突現了傳統與工業化的較量,更是把狂馬于人的象征性推向極端。孟濤的繪畫性裝置則以彩繪沙發和蘇繡布置,把“美麗的血腥”與“血腥的美麗”日;,讓人在習以為常、司空見慣的瀏覽過程中產生陌生與距離,使藝術問題直接介入到生活問題之中。因為是在博物館出展,他們有意無意將自己的某些作品文物化,使之更具有現場性。孟濤的浮雕本來就像是開方發掘的物品顯現,邱光平的陶瓷馬首以碎片及粘補的方式陳列,自然和環境有別樣的溝通。他們無論在創作題材、文化意識、制作手段和展示方式上,都不約而同地表現出和歷史文化的有意關聯。這種傾向在青年藝術家作品中日漸增多,是中國當代藝術創作非常值得關注的現象。

        展覽命名為“禽獸人間”,是我的主意,如果要解釋,一是禽獸在人間的遭遇;二是人間有時禽獸不如;三是人與禽獸應如何相處。題目而已,僅為提示?垂僦畩、觀者之思,全在于作品本身。

        四川美院桃花山側
        2009年11月6日

        關鍵字:王林,邱廣平,孟濤,繪畫,“禽獸人間”孟濤·邱光平藝術展,展覽評論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