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馬克·帝格朗尚&茹小凡——移動的風景
        馬克·帝格朗尚&茹小凡——移動的風景
        作者:    來源:    日期:2009-12-23

        “在生活中會有仙人掌,我自豪地知道……”這是Jacques Dutronc﹡一首歌曲的開頭,馬克·帝格朗尚的畫里偶爾會有仙人掌,茹小凡則有時畫的是奇特的植物,看上去似乎像仙人掌。

        2000年,美術史學家Daniel Arasse 寫了一篇關于如何觀賞,如何思考以及分析畫作的小論文, 題目為“什么也看不到 ”— 這是他通過研究幾幅經典繪畫,從委拉斯凱茲(Velazquez)的 “宮廷仕女圖(Ménines)” 到馬奈(Manet)的 “奧林匹亞”( l’Olympia) 后并在他的同伴們提出的理論之上添加的個人化理解方式。 自杜尚以來,關于觀者創造作品的理論一直被無限地重復,而且不論具象或抽象繪畫,都可以被施以多種不同的詮釋。

        那么馬克·.帝格朗尚(1960年生于法國的薩朗什,薩沃伊)和茹小凡(1954年生于中國南京,1983年移居法國)的畫作之間有什么共同點呢?

        他們都深造于巴黎國家高等美術學院,但未在期間相遇或在同一工作室進行創作。他們二人相識于90年代,直到此次在中國北京的合作才是他們第一次雙個展。

        我們在他們此次北京展出的作品中看到藍藍的天空,一片片大自然,一些鳥兒及人物。馬克·.帝格朗尚筆下的形象是“在移動的風景中的透明視像”,然而在茹小凡的作品中,它們清晰鮮明,以一種看似寫實主義的方式被表現出來。

        其共同之處,如我所說有些“仙人掌”,可是……

        馬克·.帝格朗尚在這個展覽中保留了他三種主要的繪畫形象(作品中重復出現),即是馬,女人和風景。對他而言,“我的繪畫沒有主題,只有圖案,我采用的圖案來自不同狀態的混合體,一些來自共同世界被分裂的狀態,又以多重現實的 ‘拆開合成’ 示現!彼睦L畫從不具敘事性,如他本人所說,是的,都是由記憶和記憶的背景組成!耙砸粋考古學家的工作方式試圖重組!彼膭撟黛`感來源于電影,電視,報紙,讀物,照片,生活片段,繪畫,人,動物和物體,以及其他他所看到的事物……

        近幾年來,他決定“將顏料和情感降低到最小可能性來作畫,逃離感傷!痹谒碌南盗凶髌分,尤其是為北京展覽創作的作品當中,顏料變得更加稀薄,那種標志著上一個階段創作特點的色滴也幾乎消失了。

        一匹巨大的馬,一棵蘆薈,一把躺椅,一把遮陽傘,一棵柏樹,另一棵樹,一些石頭建筑,船,以及女人,或裸體的,或穿泳衣及其他衣物,帶著太陽鏡,穿著夾趾拖鞋(這不是亞洲的穿衣特點,帝格朗尚畫中的女人總是穿著夾趾拖鞋,這些“敞開”的鞋子),一只黑色的鳥,亞麻布,這就構成了帝格朗尚油畫或水粉畫中的主題圖案。

        畫面中較大些的圖像,像是在移動狀態下被懸掛并固定在畫布上下兩端。他們被風景穿透,或是風景被他們穿透:土地,水,山峰,天空,光線和影子。馬,植物,樹木也是如此。每樣東西都相互重疊交叉,并不受比例的約束,就像在安格爾式(Ingresque)的群體人物場景中一樣,或像是在電影當中,有點不真實。帝格朗尚提到,“更多的是一種在變形中的諷刺,而不是簡單展現事物本來的面目,就是發生在我畫中的這種場景,和這種腐蝕變形的形式,被我稱為一種怪異!

        在茹小凡最新系列的作品中,每幅作品都在講述一個故事,這些故事來自于他自己拍攝的圖片或是搜集到的文本資料,尤其是從各種媒體資源里找到的資料。那些人物,花,蝴蝶,鮮艷的色彩,似乎在他的畫布上翻飛。第一眼看上去,這些玫瑰,郁金香和百合,這花的園地,美麗的昆蟲像是來自一個魔幻世界。雖說畫面顯得“非常富有詩意”,“非常有說明性”,但又是相當模糊的。用紙或者塑料做的仿真花,所有的東西都是假的,都是人造的。人物都是玩具娃娃,塑料女人,神的化身,戴著蒙特里安式(Mondrianesque)的格子面具,或者電視屏幕式的面具,以玫瑰花朵作為人物頭部形象(就像白菜的頭部,有些超現實),或是像一個塑料袋。其他玩具也出現在畫面中,亦不遵照常規比例。

        滑稽的,巧妙的

        相遇了

        然后,

        “在人生當中,有些仙人掌

        在它們腳下,有些仙人掌

        在它們心里,也有仙人掌……”

        在茹小凡的畫布上,每樣東西都充滿詩意地洋溢,并被無數的,裝滿鮮花的塑料袋淹沒了,如此之多,以至于讓人產生一種行將窒息的感覺。在這些常用于購物的塑料袋中,“我們放進所有買來的以及賣掉的東西,同時還裝我們丟棄的東西,這是很矛盾的,在通常情況下,鮮花是在花店被精心包裝好的!边@也是茹小凡對消費社會作出的思考(他畫的色彩鮮艷的氣球,透明的,分解成了塑料袋,敞開并被裝滿),他進而又談到關于命運的沉思,關于人類的脆弱,關于時間的消逝,在這一點上他與帝格朗尚在“抓住消逝”的訴求上交遇。

        Patrick Modiano(一位帝格朗尚特別欣賞的作家)寫到:“幻想是永恒的”,兩位藝術家的作品就像他的小說標題一樣:孩子的衣帽間,守夜人,名門,毀滅之花,或像普魯斯特(Proust)的“追憶似水年華”(我在茹小凡的床邊看到這本書的中文版本):過去,現在和未來……虛榮,從小凡畫中(也許是自畫像,花瓣凋零的花,象征著愛情的玫瑰,翩翩起舞的蝴蝶,象征著現代人虛榮的郁金香,寓意無生命力的人造假花),或是在帝格朗尚的畫里,“意義在被沖淡的繪畫形象中概念性地流動,被表現的事物處在秩序與混亂的結合當中,所有的一切都可透視!

        一種虛幻感由于圖案的繁復重疊浮現出來,帝格朗尚說,“流動,瓦解,物體的部分模糊導致了雙重甚至三重的圖像出現,當然還有色彩的運用。而人造的,濃烈的,明亮的元素,在小凡作品中卻可輕易將之解碼:玫瑰為愛情,白色為純潔,紅色為激情,等等……這些寓意在十七世紀的荷蘭繪畫當中就很常見,完全是西方式的。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也常有花的出現,但只是少數幾種,特別在詩歌當中以花寓意人性特征。

        回到帝格朗尚的畫面,靜默的音符相遇了,盡管實際上它們就像是Modiano歌曲的回聲:“時間把所有的東西裹在一團顏色變換的霧氣當中:有時是蒼白的綠,有時是淡玫瑰藍。是一團霧嗎?不,是一塊面紗,不可能揭去那模糊的噪音……(出自歌曲“憂傷的城堡”)。

        說到畫面題材,馬在帝格朗尚的畫中是經常出現的形象(帝格朗尚說他十分愛馬),從巴黎國家現代藝術美術館收藏的他的大雙聯畫,巴黎市現代藝術美術館展出的他的三聯畫,到他在北京展出的畫中出現的栗色馬。

        馬在藝術史中也是頻頻被描畫的動物,尤其是在歷史性繪畫中更是如此,從保羅·尤塞羅(Paulo Ucello) 到皮埃羅·德拉·弗朗西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 從大衛·格力克特(David à Géricault)到畢加索(Picasso)的“格爾尼卡(Guernica)”,同樣在畢加索的畫中,曾出現一個潛在的自畫形象,一匹神馬,一只人首馬身的怪獸,或者是特洛伊木馬。雖然在大部分時間里藝術家并沒有刻意表現,但我們還是會發現一些內在聯系,或者至少是一點蛛絲馬跡,證實了他與藝術史之間的對話,他承認他對于歷史性繪畫的特別興趣,在這一點上,他在中國一定也會遇到志同道合之人;馬在很古遠的朝代就已出現在中國藝術史當中了,從漢代的冥器到唐代的雕像,如有詩中這樣描述:

        胡馬大宛名,鋒棱瘦骨成。
        竹批雙耳峻,風入四蹄輕。
        所向無空闊,真堪托死生。
        驍騰有如此,萬里可橫行。
        (杜甫 《房曹兵胡馬》)

        據我所知小凡從未畫過馬,我們所熟知的是他帶著明顯性特征和具有生物形態的花,他參加了 “2005中法文化年” 在上海美術館舉辦的展覽(帝格朗尚則與其他九位法國藝術家參加了廣東美術館名為“單數”的展覽)。小凡在此為我們展現了他另一種版本的“百花”系列,用中國大漆制作的十一件彩花雕塑所組成的裝置作品,這些花,被放置在不同高度的底座之上。通過這些噴漆的雕塑花,他也引證了中國傳統以及歷史-中華(華:古同花,意指繁花盛開的國度)。關于花卉的繪畫是一種雅士的藝術,它可追溯到漢代,大量的詩歌及文章對花進行了描述,比如著名的“芥子園畫譜”(1679-1701)。這些畫作當中的花也經常以一種約定俗成的含義喻指性愛(梅花和竹子喻指陰陽)。明朝的“南京百美圖”(小凡的出生地)中描繪了一百種花……

        (Pascale Le Thorel,藝術批評家,策展人,出版人,她所著的《當代藝術家詞典》及《現代藝術家辭典》由法國拉魯斯出版社出版,并由吉林美術出版社翻譯出版。)

        注:Jacques Dutronc是一位歌手及作曲者,六十年代至今在法國很受歡迎。其諷刺激烈的歌曲的創作靈感來自于英國流行音樂。他的歌曲當中的詞,比如“仙人掌”,常由作家Jacques Lanzmann撰寫。

        關鍵字:馬克·帝格朗尚,茹小凡,當代藝術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