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靈命的繪畫:禱告房的召喚與圣藝術的回應
        靈命的繪畫:禱告房的召喚與圣藝術的回應
        作者:    來源:    日期:2010-02-01

        基督教信仰在中國的使命需要藝術家來激活和引領,因為藝術是靈命的凝結和聚集,也是藝術家作為信仰的共同體的彼此見證,是在這個敗壞的世界上作鹽作光。如果當前中國的公共領域還是沒有充分打開的,中國各個教會就有使命承擔如此的責任,這就是再次進入那些原發的信仰經驗之中吸取靈感。

        靈命從來都不會枯竭,它只是潛伏在那里,等待我們的開掘,當一群藝術家在浙江華福慈善基金會的贊助下,去往云貴高原采風,追尋昔日來華傳教士柏格理(Saumuel Pollard)、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一行圣徒的信仰蹤跡,重新經歷他們為苗族、傈僳族所建立起來的一個信仰世界,靈命被重新接續了。

        尤其是撒母耳·柏格理在石門坎的禱告房,在歲月的流逝中,禱告房已經化為一片廢墟了,但這殘垣斷壁似乎還回響著柏格理禱告的聲音,在山坡上如同雕塑一般巍然屹立,這廢墟即是信仰永不朽壞的見證。畫家們被深深地打動了,這些不同國籍,不同年齡,不同性別,不同職業的基督徒畫家們,在坍塌的禱告房或靈修室里重新相遇!在柏格理的祈禱里重新相遇!他們和她們要以自己的聲音回應柏格理的禱告和祝福,要以自己的作品重建那個禱告房!

        這些藝術家回來后,彼此住在一起數月之久,十幾個藝術家同吃同住,如同《使徒行傳》中基督教共同體最初的聚集,一起禱告、一起創作,這首先是一個信仰的團契,彼此切磋繪畫的技藝中,一起成長。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特的現象,在藝術越來越個人化的時代,這些基督徒藝術家還聚集一起創作,表面上看顯得不合時宜,其實體現了一種新的創作形態,因為靈性是愈給予愈多的,靈命的禮物不是匱乏而是在給予中生長。這次展覽的作品就是他們靈命彼此澆灌的見證。

        這次展覽中給人印象最為深刻的作品,無疑是島子的裝置作品《窄門與天路》:在兩口中國特色的棺材中裝入一定量的海鹽,同時在兩口棺材之間也放著一堆鹽,并且被七根巨大的蠟燭環繞。這個作品為本次展覽帶來了最為直接地宣告。作為基督徒的藝術家、批評家島子從他自己對《圣經》的理解出發,多年前就提出了“圣藝術”的藝術理念并傾力實踐,在這個作品中,島子充分實現了他自己對圣言與異象的理解:圣言,就是上帝的話語,上帝就是上帝,天地都要廢去,但圣言則自有、永有,因此進入這個圣言的傾聽以及觀看,就是看到神圣的異象,在回應圣言的召喚中,就是在這個世界上作光作鹽,作光——這是照亮這個世界的黑暗以及進入上帝之國的道路,作鹽——則是在這個腐敗的世界上保留潔凈的生命。為什么用棺材?在島子看來,棺材是圣徒進入天國的“窄門”的指引,因為圣經上已經指出:要進窄門。進入永生的門是窄的,“窄門”就成為真實天命的見證,也是天路行程的唯一門徑,這既是對中國死亡崇拜文化的轉換,也是對柏格理和富能仁這兩位傳教士靈性生命復活的祭奠與見證!

        如同島子自己所言:“這棺材所承載的鹽和光,寄寓了一種互文性的對話關系,它們互為形而上與形而下,從所有物理方向和精神意向自行滲透、衍射、顯現,神性與人性、物性所立的永約,在一代代耶穌的門徒的生命里顯現出恒切的光明,以此照亮我們幽暗的記憶、念想和追思。因此這棺材簇新而清芬,在大地上安立,飛行在云天。這道嚴酷而慈愛的揀選之門,它已經不容任何表面的書寫、不容銘刻人言字符,因為這窄門在至高之處承領了鹽約和光約!盩he salt and light existed in this coffin bearing a kind of interaction text , they are mutual metaphysical and physical , they are self-external in the way both of physical and spirit, the nature of God , human and matter form a covenant , they will self –external in the generations of Christians , they will give the light to our life and lighten our darken memories , things and memorial. So the coffin here is full of fresh mood and standing in the land and flying in the sky. The gate is a gate both with cool and love feeling , it is not an ordinary icon which we can write something on it, because the narrow gate bearing the “Covenant Of Salt”and “Covenant of Light”form the high place , “Dou you not know that the LORD God of Israel gave the kingship over Israel forever to David and his son by covenant of salt?” (2Chronicles 13:5 ) ,“You are the salt of the earth ;You are the light of the world.”( Matthew 5:13、14).

        批評家島子也是一位出色的畫家,這一次也展覽了五幅與禱告房有關的水墨作品,他的作品有著中國當代水墨中最為獨特的靈質語言,因為他最為充分轉換了基督教的靈命與水墨語言,使之成為靈語,成為“圣藝術”的代表人物。他雙重轉換了基督教和水墨的語言,讓彼此滲透,使水墨成為靈語的承載者,是徹底地變體。對于島子,畫面的“圣秘”在于:以抽象的符號傳達基督教的信仰語言,以水墨的墨色和金粉等等的結合,讓材質成為靈語化身的本體,以塑造我們凝視的方式,在畫面上打開一個屬靈的空間,在其間安置我們的生命。畫面上的空白被重新打開,在其間的呼吸,就處于圣靈鴿子降臨所打開的召喚之中。在對禱告房的回應中,點線面都獲得了新的富有生命張力的形式,既有著苦澀的堅韌,也有著飛升的輕盈。島子的作品以其充沛的形式感和夢幻一般的想象力豐富了水墨語言,體現了藝術的自由與信仰的虔誠的完好結合。

        張帆的作品是以水墨為主,他在石門坎看到的是石頭,是破碎的禱告墻,但是那殘垣斷壁似乎還回響著一百年前禱告的聲音,藝術家不過是讓那些歸于沉寂的聲音再次發出召喚,因此他畫的石頭有著傾訴的表情,這些石頭即是柏格理禱告房的石頭,水墨的石頭既有著傳統八大山人的苦澀與倔強,又有著彼此之間相互倚靠的渴望,畫家以這些傳統中富有個性和不屈性格的石頭與象征受難的十字架符號一道建構畫面,融合為新的符號,一個個連在一起而上升的石頭,似乎就是升起的十字架,這也是畫家內心禱告的上升,或者這些石頭就是一個個預備好的使徒的生命,畫面上的紅色也是有著基督寶血的暗示,但是從中長出了樹。這不僅僅是象征而已,張帆的作品讓石頭在彼此的呼應,乃至內在的撞擊與激烈的燃燒中,成為有著生命的質地,石頭不是石頭,而是可以生長的生命體,讓頑石發出禱告的聲音,就讓虛軟的水墨通過石頭的形式性品格,或者沉重,或者擠壓,重新獲得了新的質地,這也是生命的內在轉換。此外,畫家在沿途采風中畫出了很多紙本的速寫,這些簡潔構圖的線條,或者就是苗族人的一雙鞋在詩性地說話,或者是一堆堆廢棄的石塊在燃燒,但都是對過去記憶和信仰蹤跡的還原。

        衛林的作品則是獨特的書法創作,他以中國傳統書法形式來表現基督信仰的肉身,既喚醒了古老文字的靈性也變異了它的肉身。衛林的文字可以說是新的變異的書像,不是傳統的書法和繪畫,而是經過基督信仰轉變后的轉體之后的靈體書像(iconography):衛林把一個個漢字還原為有著原初生命的形體,中國文化的近取諸身的取像方式,以及人和物彼此感應和感懷的交感方式,體現為文字都是與身體相關的姿態動作,這個動作的還原就讓死去的文字重新復靈了,對于衛林,書法就是喚醒這些文字的靈命,這已經是以基督教的態度看待生命才有如此的發現。盡管初看起來,這些書像文字如同道教的符箓一般,有著讓人著迷的視覺效果,但是畫家經過了一系列的變形:方塊漢字還原為原初的字形,尤其是古篆體的字形,這些篆體符號中總是被畫家還原出一個人形,這些人形有著生動的身體語言,這些身姿都處于禱告的轉向或者變體中,這是經過了靈性洗禮的身體,每一次的書寫都是一次凈化和變體的儀式,書寫對于衛林,就是禱告和變體的儀式,讓漢字成為基督的肉身,那些有著毛糙筆觸邊緣的書寫墨跡似乎就是一個個剛出生的生命體,鮮活生動,有著生命重新出生的喜悅和氣息。這也體現在他的版畫創作上,那些有著凸凹感的身軀既是雕塑也是書法,畫家把身體也變成了書法,把書法也轉變為靈性的身軀。衛林的作品是漢語對基督信仰道成肉身(incarnation)的內在渴望。

        在這些畫家中,還有一位來自美國的畫家史提芬,他是一位異常自覺且成熟的畫家,對材料的異常敏感使他作品的制作性異常充分,他綜合運用了各種材質,這些材質都是他這次旅行采風中沿途收集的,他有著一個來自異域之地的藝術家特有的感觸,但并沒有陷入異國情調的獵奇,而是深深沉浸在對信仰與地方性之間關系的層層打開之中:他拍攝了幾千張圖片,這些圖片做一個展覽都綽綽有余,他把很多照片打印出來之后拼貼在畫布上,并且經過撕開的幾次處理,既有圖型性,又有畫面的肌理感;他收集了中國民間特有的絲綢,這些柔軟的絲綢拼貼在畫面上,給畫面帶來了充分的質感,還有收集的畫布,濃郁的民間色彩給畫面帶來鮮亮的色彩;他還收集了地方的泥土,這是讓繪畫成為一種原初記憶或者回到原初的生命境況中,繪畫不是繪畫,如此的人為制作卻又是如此的被動性,讓事物本身說話,讓物性的素樸性說出最為原始的聲音,最為質樸的聲音;而且他還以不同顏料在畫面上畫出有著中國傳統流動性的筆觸,如同古老青銅器上的紋理,信仰的還原延伸到了這個古老文明的血脈之中。此外,他還再造了原始壁畫的感覺,在畫面上涂涂畫畫,一種古代巖畫以及兒童涂鴉的圖樣與筆觸出現在拼貼的空隙處,就少數民族與原始信念的關系作了異,F代地轉換,同時也是對這個民族內在活力的贊揚!史提芬的作品讓我們看到了一群被基督教信仰觸及的苗族、傈僳族的獨特肖像,信仰的光芒已經烙印在他們臉上的皺紋里,也在畫家自己作品上留下了地質學意義和系譜學意義上的痕跡,對這些痕跡的再次還原和創作,讓我們看到了信仰的豐富性和無處不在!在那些畫家自己拍攝的肖像作品上,畫家經過材質的幾次覆蓋處理之后,面孔具有雕塑一般的紀念碑似觸感,史提芬的作品就是為這些卑微無名的個體建立信仰的紀念碑!

        關鍵字:繪畫,圣藝術,宗教藝術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