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春色無邊——與周春芽的對話
        春色無邊——與周春芽的對話
        作者:漆瀾    來源:東方視覺    日期:2010-06-07

        漆瀾(以下簡稱漆):這是我們第三次對話了,第一次是2004年底在上海東湖做的《意外的綠狗》,第二次是在成都老藍頂做的《花間記》——先說說你今年6月13日將在上海美術館做的四十年回顧展,你是基于怎么樣的設想?你打算在這次展覽中實現什么?

        周(以下簡稱周):這個展覽是我從事藝術四十年的回顧展,F在許多個展都是展出藝術家全新的作品,這樣做有利于呈現藝術家新的思想和創作成果。但如果想對藝術家有更全面的了解,比如他們的觀念和語言的變化、圖像和風格的來源等,就需要整體地、歷史地觀看。我親身經歷和見證了當代架上藝術的發展歷程,藝術界很多朋友也在一直催我做這樣一個回顧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這樣說,我和這些朋友一起從當年走過來,共同的志向也需要這樣一個展覽來分享我們的回憶。我是從1971年十六歲開始正規地學習藝術的。開始的十年,我們的社會對藝術家、以及對藝術家創造的作品還不是很看重,包括藝術家對自己也不是很尊重。所以現在的觀眾很少看到藝術家在那個年代的作品。一是因為作品保存量很少,二是因為當時我國美術館、博物館也很少,收藏條件有限。很多人都沒有真正見過我那個時期的作品,除了早期1970、1980年代的作品以外,我在1990年代早期的作品,也很少拿出來展覽,因此大多數作品都未曾面世。所以做一個回顧展,對自己、對觀眾、對研究者、對藝術界的朋友,都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

        漆:這次展覽的作品構成?

        周: 這次展覽展出的作品時間跨度從1971年到2010年,最早的一張是1971年的。1971年,我參加成都“五七文藝學習班”的畫,我都找到了。1972年、1973年的畫,也找到了一些。1970年代主要去農村寫生,1980年開始去藏區,整個1980年代都在藏區尋找素材。這兩個年代的畫保留得特別少,發表得也很少,F在偶爾會在藏家手中或拍賣會上看到,竟然有一種陌生的感覺——怎么我當時會那樣去畫?很興奮,就感覺那些作品像是另外一個人畫的一樣。

        漆:“八五“時期,你的文學青年情緒比較重,國內當代藝術開始活躍起來,你為什么要到德國?我總感覺你跟時代潮流有些格格不入,但又總能找到自己的興奮點。

        周:我一直想走得更遠,我比很多藝術家更早出國。但不像有些人,出國后還是在畫他原來的題材,整個思維沒有變化。而我不同,我出國后到處看美術館博物館,了解西方藝術,包括新藝術的發展。當時我真正是在了解別人——了解別人其實有助于了解自身,先看別人做什么,自然逐漸就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

        漆:當時德國藝術對你吸引力最大的是什么?

        周:他們的繪畫語言和形態,他們把語言的表現力尤其是語言效率發揮到了極端,很有爆發力。

        漆:你當時的感覺是亢奮還是遭受打擊?

        周:亢奮。我沒有受到打擊,相反,那些作品啟激發出了作為一個東方人的我的創造沖動,或智慧。同時出國以后我也發現,藝術家可以走的路更寬廣了。

        漆:你好像是一個沒有崇拜情結的人?你有沒有崇拜過某個藝術家或者某個藝術潮流?

        周:我從來就沒有偶像。我只是喜歡某個藝術家——不,還不是喜歡某個藝術家,我只是喜歡某個藝術家的某一幅作品,但很快我又會轉移到另一幅作品上。我也沒有偶像,但我一直在想,周春芽是一個什么樣的人?我喜歡科柯斯卡、巴塞利茲、基弗爾,他們的作品有力量、直截了當,而且藝術信念執著。國外有些藝術家進入中國后盡管非;、非常有名,我卻看不起他們。

        漆:你從1996年到2001年有一些綠狗作品,語言有點過于追求精致化。我覺得你綠狗形象爆發力最厲害還是從2001年至2005年之間的作品,有一些暴力語言和反美學的意味,這是否跟你的自信有關系?

        周:我也沒有在乎或刻意地去表現那種自信的狀態。我還是挺低調的,我在學術上也很謙虛。其實,我畫畫一直沒有特別外向、自信的狀態。相反,我作畫時對形態、色彩、構圖的考慮是很遲疑和猶豫的——而在藝術的看法上我還有些不自信,經常有納悶、好奇的感覺,但我骨子里又比較固執,認為我自己應該堅持自己的東西。

        漆:后來藝術市場好起來了,一些基本的問題也解決了,這是否也能讓你獲得自信的感覺?

        周:這個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不一定有你好,但我跟你不一樣”,這是貫穿我整個藝術生涯的理念。在西方,很多優秀的藝術家也在貫徹這個理念。

        漆:2005年對你來說是一次大轉折。我們曾就兩個問題進行了交流:一個是面對西方文化的壓力如何實現主動性;另一個是繪畫的反圖像化和繪畫實踐方式的多元化。那一年,你開始做雕塑,繪畫形態更加動態化了,開始推出了桃花系列。

        周:那應該算是藝術上的第四次沖動。第一次是1980年代早期。第二次是1990年代早期開始創作山石作品。山石具有延續早期作品的性質,但是由于放棄了藏族鄉土題材,所以應該也算一次比較大的轉變。第三次轉變是綠狗,綠狗是真正比較刺激、沖動的一次。第四次就是桃花。2000年以后,尤其2005年以來的創作可以說是一個巨大轉折,我比較系統的、自覺地追求開放的歷史態度和開放的文化身份,文化命題和圖像資源多元化了,實踐方式也更加自由和直接了。

        漆:你覺得你的表現力是否充分實現你的表現欲?我發現你從2008年到現在的部分作品,表現欲比較強,是否考慮克制和平衡?

        周:是的,表現欲放縱得稍微過了一點,但我很快就修正了。我認為表現欲和表現力的關系很微妙,需要你時時協調、平衡。有時候你的表現欲過于強烈,表現出的東西卻很膚淺。有些人慢吞吞地畫,畫出來的東西卻很有表現力。

        漆:過分強調表現欲其實是膚淺,過于強調觀念其實是貧乏。

        周:是的。我比較欣賞兩個藝術家,一個是美國畫家大衛•霍克尼,另一個是年輕的彼特•多伊格。他的風景比較很細膩、耐人尋味。我認為這兩個藝術家是非常執著的,我很尊重他們對藝術的專注精神——而他們對大自然的感受和關注本身也是一種觀念,自然的流露比刻意的強調要高級得多。

        關鍵字:周春芽,藝術,藝術市場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