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r93n"><i id="nr93n"><noframes id="nr93n"><thead id="nr93n"></thead>

    <sub id="nr93n"><mark id="nr93n"></mark></sub>

    
    
    <listing id="nr93n"><delect id="nr93n"><ruby id="nr93n"></ruby></delect></listing>

          <dfn id="nr93n"></dfn>
          <menuitem id="nr93n"></menuitem>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回歸“雕塑”:物—眼—心
          回歸“雕塑”:物—眼—心
          作者:魯明軍    來源:東方視覺    日期:2010-08-27

          感謝策展人劉禮賓先生的邀請!我要說的其實殷雙喜老師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我非常認同他的發言。比如他所說的“物性—表達—心性”三者之間的關系和我發言的主題“物—眼—心”是基本一致的。只不過我將殷老師所謂的“表達”置于視覺——也就是“眼睛”——的范疇。相對而言,“表達”可能更為準確。但我之所以用“眼”指涉視覺文化,也是因為視覺文化本身的范疇其實很廣泛,不僅僅是肉眼所見,關涉到整個身體性體驗,包括聽覺、觸覺等。 其實在美國,“視覺文化”不僅屬于“文化研究”的范疇,而且已經拓展到“美國研究”(American studies)的范疇。 這一點,我在第三部分將作進一步說明。首先,我想就剛才殷老師提到的漢語批評寫作問題作一簡單回應。

          就此,我非常有同感,并且也在思考這方面的問題。前段時間,我在撰寫《實驗水墨中的“書寫”:話語生成與思想史敘事》一文時,也試圖訴諸這一努力。為什么要做這樣的嘗試呢?比如今年五月份我們在討論格林伯格時,我舉了李華生的例子 ,引起了很大爭議。結果是,如果站在形式主義的立場,李華生的繪畫就是樣式、裝飾,甚至毫無意義。但若站在中國本土文化語境,甚或按“意派”的解釋,會生成另外一種話語及思想史敘事的可能。(這一點,我想禮賓可能有更深的體會,因為他是作抽象研究的。)同樣,楊心廣的作品《數沙子》(2009)也存在這樣一種可能。這其實暗示了一個問題,西方理論盡管有它的靈活性和啟發性,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就是普遍的。伯林說,文明之間不可通約。我相信——而且事實業已證明——一旦作品涉及到文化、傳統的時候,對于中國本土經驗,西方理論是有障礙的。再比如,關于身體。我們一談身體,很容易陷入一個簡單的政治—權力層面,這都是受了?碌挠绊。當然也無可厚非。但實際上,當我們將其放到我們自身的理路時,會有所不同。比如近年來在臺灣非常熱的醫療史 ,從中我們發現,古代中國關于身體的理解不是政治—權力那么簡單。我要說的是,這些會不會成為刻劃我們今天經驗的更有效的資源呢?但我想,不管如何它至少為我們會打開一個新的視野。還比如關于“物”的問題。其實傳統中國對此有著很深入的思考和討論,更重要的是,它與西方的解釋非常不同。宋代理學家二程、張載、邵雍等提出“以物觀物”的觀點,意思是說觀看事物要回到物本身,從物的角度去觀看物。表面上這與康德的“物自體”并無二致。但實際上,恰恰相反,二程等表面上是以去我的姿態回到物本身,但根本是以這樣一種無我境地達至物我一體,最終體現“有我”?档戮筒煌,他之所以強調“物自體”就是站在一個認識論的立場將物與自我對立起來。以此再來觀看隋老師、楊心廣、康靖的作品,顯然不同的解釋資源,會得出不同的結論,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殷老師提到西方人喜歡王廣義、方力鈞的作品,我想這里面還不僅只是意識形態的問題,可能還與觀看方式、思維邏輯及文化傳統有關。

          就這個展覽主題而言,如果將其放在整個“青年策展人計劃” ,無疑是最具學術性的一個展覽,也是我最感興趣的一個展覽。當然,以我對禮賓的了解,這也是他一貫的做事方式。比如前幾年他做抽象,連續做了兩次,我想應該討論得還是比較深入的。今天這個展覽,在我看來是一個非常討巧的展覽。為什么這么說呢?我想這里面有很多禮賓自己的深入思考和特別用意。

          禮賓的博士論文做的就是民國雕塑,就雕塑在中國的演變他是非常熟悉的。但之所以他將展覽的范圍定格在隋建國和他的幾個學生,這里面隱含著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雕塑本身自80年代以來已經逐漸變異了。實際上,今天在當代藝術界已經很少有人提“雕塑”這樣的說法,更多是裝置、影像、多媒體及物質文化、視覺文化等等。禮賓在序言中以“非雕塑”代稱這些。就參展作品本身而言,基本上都是“裝置”或“新媒體”,而非傳統意義上的“雕塑”。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么不叫作“裝置”或“新媒體”?僅僅是因為隋建國和他的幾個學生都或曾經隸屬于中央美術院雕塑系這么簡單嗎?顯然不是。在我看來,這里面隱含著一個巨大的文化張力。

          我們姑且不管“雕塑”和“裝置”的英文詞源是什么,就這兩個中文詞而言,意涵完全不同,甚至截然相反。關于“雕塑”這個詞的中文詞源,其實禮賓在展覽序言中已經做了比較清晰的說明,可能在他即將出版的博士論文中有更為細致的梳理。但是,“雕塑”這個詞,亦即這一藝術實踐本身,就含有很強的時間性、手工性和勞作性,而這一點對于今天具有很強的反思和檢討意義。特別是與機械的、理性的、抽象的“裝置”形成了一個極具張力的對應關系。換言之,“雕塑”二字本身隱含著文化、倫理背景。也就是說,雖然表面上這個展覽的作品不象是“雕塑”,而是“裝置”或“非雕塑”,但是禮賓之所以強調“雕塑”,更深的思考在于即便是裝置,也是具有文化、倫理背景的裝置。當然,這也恰恰契合了他在序言中所強調的“這些作品與學院雕塑的承繼關系”。這其中隱含著一個很強的反省意識,背后可能關涉到禮賓關于中國當代藝術“立基點”的思考。反言之,判斷一個展覽是否具有學術性,根本在于看其中有沒有內在的反省意識。

          如果說“雕塑”隱含的是第一重“承繼關系”的話,那么副標題“隋建國和他的幾個學生”中還有第二重“承繼關系”。實際上,我敢說,如果沒有這個副標題,單就展覽作品而言,很少有人會去思考他們之間的師承關系。不過我想,這里面還不是這么簡單,我覺得禮賓之所以在展覽標題中突出這一師承關系,所強調的恰恰不是他們之間的內在聯系,而是差異。他試圖告訴我們,盡管這些年輕藝術家都是隋建國老師的學生,不少都經歷過他多年的言傳身教,但這樣一個潛在的紐帶并沒有成為學生自主生長的障礙。其實,我們看展覽就能看得出來,他們之間的差異非常大。因此在我看來,禮賓這樣一個“顯白的說辭”背后,隱含著他特別的用意:什么是當代藝術的“承繼關系”?當然,這并不意味著他們之間就真的是斷裂的,事實上,“顯白的說辭”指的不是風格、形式之間的相似或關聯,而是內在的一種精神或“氣”。

          關鍵字:魯明軍,雕塑,青年策展人計劃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