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最大”與“最強”:當代美術展事需要“轉型升級”
        “最大”與“最強”:當代美術展事需要“轉型升級”
        作者:潘欣信 王凱    來源:《美術報》    日期:2010-10-07

        隨風起舞的棉花地
        作者 :王克舉
        創作年代 :2009
        規格 :180×200cm
        品類 :油畫

        第四屆北京雙年展的主題“生態與家園”,將目光聚焦于全人類為之關注的環境問題,無疑是一個極好的切入點。從展覽作品來看,質量有明顯提升,特別是國外藝術家的作品。雖然依然堅持走“架上”路線,但這并不妨礙藝術家的發揮?梢哉f,這是一次世界范圍內對當代架上繪畫可能性的深入探討,參展作品不僅代表了不同地域概念下架上繪畫的發展現狀,而且圍繞著展覽主題,藝術家的創作,具有很強的現實意義。

        參展國數量又創新高,“世界最大規模,參展國最多”,“增長速度超過百年歷史的威尼斯雙年展和50多年歷史的圣保羅雙年展”,是本屆北京雙年展引人自豪的一大亮點。然而,有不少作品,并不能讓我們體會其融入這場雙年展的學術氣場。比如,唐勇力先生的《敦煌之夢——童年的記憶》、朝戈的油畫人物《蒙古的山》、丁方的油畫風景《正午的太陽》、錢為的雕塑《詩與仙》等等,其藝術水準毋庸置疑,但作品與展覽主題間的呼應,卻使人迷惑,放置在“生態與家園”的主題下,令人費解。雖然藝術作品的解讀具有開放性的特點,但如果將生態的主題無限放大、“泛化”,把“生態”、“環!弊鳛殡S處可貼的“膏藥”,放之四海而皆準,那就失去了原本的針對性。一個雙年展所涉及的內容與主題,往往都是最具有前瞻性的社會文化話題,作品與展覽主題的契合,應該是決定一件藝術品能否入選的首要問題。作為參展藝術家和主辦方而言,都應該嚴肅對待,而不是又將以往老作品拿出來充斥展覽,追求“量”,這樣的展覽就僅僅是一堆“畫”的集合而已。

        近幾年來,或為“打造文化軟實力”,或為“提高城市形象”,或為配合大型活動舉行,“藝術節”、“美術季”成為常見的活動,這無疑有著積極的意義。然而,許多城市熱衷于把藝術節做成一場大“呼隆”,藝術節的“場面”效應可能多于實際“效果”。比如,剛剛過去的東北亞藝術周,據主辦者介紹:“藝術周是高規格、高層次、高品位、面向東北亞國際性的文化藝術盛會”,其中,“中國有座城市叫長春”全國萬人書畫展參與人數高達萬余人,成為東北亞藝術周一大亮點。作為一名記者,參觀過的美術展覽可謂不少,可參展人數“高達萬余人”的展覽,不僅沒見過,更是聞所未聞;又比如,有媒體稱上海世博藝術節,是“一個全世界罕見其匹的超大型藝術節……”

        因追求“大”、“全”,許多展覽往往無法避開參展藝術家或作品重復的問題;厥2008年,北京雙年展、上海雙年展、廣東三年展在這一年同時登場,彼此間你來我往,爭奪吸引的是地域和人場。國內幾個品牌雙年展都已辦過了數屆,像極了一座移動的游樂場,同樣一批藝術家的同樣的作品來回串場子。當甚囂塵上的游戲結束的時候,這里終將還是一片沙漠;蛟S可以用“駁雜”來形容如今國內眾多的雙年展品牌,因為,它們逐漸顯露的一個不足之處是:它們并不能借助于藝術的手段探討社會發展中的種種問題,并嘗試解決的可能性,相反,卻滿是藝術家只為在個人的履歷上再加一筆的偽藝術氣息。

        當業內人士去觀看雙年展的時候,即使對各種藝術家的創作有一定的了解,也只不過是盲目觀看跳出來的各種符號;而對于普通觀眾而言,則是跟踏入迪斯尼或者主題公園沒有任何區別。雙年展越來越龐大的公共化趨勢,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座城市的景觀符號。這就像去參觀古根海姆、蓬皮杜一樣,對于大多數人而言,看什么并不重要,只是進去體驗,從這層意義上出發,脫離了雙年展主題的藝術家作品,幾乎就是自言自語。

        隨著美術場館硬件建設的投入,“罕見”、“最多”、“超大”、“大展”等種種語匯所展現的,是當代美術館界、美術展覽界一種常見的、偏頗的“吉尼斯”情結。作為挑戰人類極限活動的一種紀錄,好的吉尼斯紀錄,能給人娛樂或啟迪。而做“最大”、“最全”,只是斗富炫奇式地關注表面,忽視了藝術展覽本身的價值取向。設置主題的雙年展,已經是顯得“高級”了。更多的美術活動,根本沒有策劃性可言,取一個花哨的題目,作品展示則更像是博物館的常規陳列;或者做一些針對藝術家個人的“來料加工”式樣的個展。

        當我們的“展館”、“場面”、“數量”世界之“最”了,恰恰就告訴我們:是思考轉型、升級的時候了。

        關鍵字:生態與家園,第四屆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北京雙年展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