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r93n"><i id="nr93n"><noframes id="nr93n"><thead id="nr93n"></thead>

    <sub id="nr93n"><mark id="nr93n"></mark></sub>

    
    
    <listing id="nr93n"><delect id="nr93n"><ruby id="nr93n"></ruby></delect></listing>

          <dfn id="nr93n"></dfn>
          <menuitem id="nr93n"></menuitem>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被排演----曲解“第八屆上海雙年展的策展思考”
          被排演----曲解“第八屆上海雙年展的策展思考”
          作者:劉逸鴻    來源:    日期:2010-11-01

          紅色字為原文。

          首先,這次雙年展的策展報告先介紹了全球當代背景,主要是金融經濟的疲軟背景,談了“政治經濟”,至于文化問題,就一個“大眾文化”概括了。

          然后,說,在這背景下,藝術家都快成“做臺”的了,“藝術家無法擺脫被藝術系統雇傭的感覺和“社會訂件”的命運,到處是仿像和角色扮演!

          然后說,“當代藝術也陷入了一場全球性危機之中。這不是現代主義者那種創造性個體深處的精神危機,而是一種瘟疫般的世界性疲軟,或者說,這是一種“系統病”——藝術體制的生產力遠遠大于個體的創造力,”

          難道“藝術體制的生產力”整體本身不就是由“個體的創造力”所構成的嗎?他門把“創造”和“生產”分成對立的兩個事物,這是最基本的立論錯誤。策展人好像在否定“生產力”也是“創造力”這樣的觀點,也有鄙棄“生產”之嫌。他不承認“創造”也是生產,生產本身也包含創造嗎?

          其實,他們并不否定生產,他們很推崇“生產”----他們通過此次展覽嘗試“在“體制批判”(Institutional critique)和“社會參與”(participation)之外,當代藝術實踐是否能夠開拓出一種新型的生產關系?

          想開拓一種新的生產關系--------這不是資本家和政治家干的事嗎?野心實在不小。

          藝術開始積極進入“生產“領域,就是當代藝術現狀的基本特征,看到這里,我有點搞不清本次上雙的策展立場了,被他編織的語言詞匯給繞糊涂了。

          然后,他說:“第八屆上海雙年展的主題詞是“排演”,強調展覽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實驗性和開放性。“意思是:試試看能不能把展覽做成象電影大片,比如《盜夢空間》那樣的娛樂效果。

          一部好的“大片”,或者一個文藝地下電影,都能體現“一種文化生產的實驗性和開放性”。這個娛樂動機強調的是娛樂“(展覽)作為一種文化生產的實驗性和開放性!

          ““排演”是排布與推演!至于選擇哪個藝術家來演出這個戲,那是導演,確切說制片人說了算。

          他就是要拍一部贏得票房的娛樂大片,但是,他不承認,他還要裝:

          ““巡回排演”是開放性的和流動性的,強調展覽的創作與生產意識。在巡回排演中,展覽空間不僅僅是藝術品的陳列場所,而且是生產性的、變化中的、反復試驗的感性現場!

          生產,這是此次排演的重點,生產什么呢?那由觀眾來自己看,我是這樣理解的。反正不是生產思想,可能要生產“生產性的、變化中的、反復試驗的感性現場”,這讓我想到了“非誠勿擾”的電視相親現場和“中國達人秀”的現場。那是當下經典的生產性的、變化中的、反復試驗的感性現場”。

          策劃團隊為何不能為此次雙年展尋找一個更加有具體文化針對性的學術主題呢?也許正如策劃報告所言:“正如布萊希特所指出:“排演者不希望去‘實現’一個思想!

          那就罷了,既然和戲劇與排演扯上了,怎么不請孟京輝來參加這個雙年展呢?吳文光也不錯啊,“先鋒戲劇”的泰斗難道不是藝術家?不是最符合這個雙年展的主題嗎?可能,因為,這家伙太癡迷沉重的荒誕的思想吧?這些思想者們,全都被“時代”給“OUT”了。

          排演者“和腐敗的政府官員”一樣不希望去‘實現’一個思想。雙年展應該是屬于大眾的,為大眾服務,讓大眾參與,和春晚一樣,這是本次策展團隊的潛臺詞嗎?如果是,干脆直接喊出“人人都是藝術家”的口號出來不是更直接討好嗎?

          本次雙年展進一步提出問題:“今天,每個展覽都呈現為劇場。展覽的“劇場化”與奇觀化甚至已經成為當代藝術領域的一個備受質疑的問題! 但是,他所強調的“排演中的“劇場”首先是一群人,是一個知識共同體的構造,劇場中人在彼此合作與響應的關系中工作,在排演中,當代藝術創作的個體性被改造和修正,藝術家成為一個開放的主體,一個創作-交往中的“跨主體”!----這難道不也是一種劇場景觀嗎?這個景觀甚至更加“劇場化“”奇觀化“,本次上雙自己在證明著自己要質疑的問題的合法性:“展覽的“劇場化”與奇觀化甚至已經成為當代藝術領域的一個備受質疑的問題。

          本屆上海雙年展將從劇場、排演的這種跨主體性出發,強調創作的群體互動性,推動當代藝術家集體現場的探索和呈現。本屆雙年展將以“巡回排演”的形式,爭取在這一前沿領域有所推進,將雙年展劇場打造成一個多領域、跨媒介的公共現場!边@種“大底盤,寬基礎”的思路很符合當前地方政府官員的思維方式,讓我想起各地的“大型慶功文化下鄉活動”,我開幕那天會去參觀領導剪彩時的豪情的。

          就當代藝術而言,展覽就是其劇場!币源祟愅,就農民而言,土地就是劇場,就農民工而言,富士康的樓房就是劇場。牽強附會至此,這個主題有何切實意義呢?還真不如“快城快客”,或者干脆就“超設計”了。至少還有點社會學意義或者分類具體性。排演和劇場,就象“靈魂”和“宇宙”一樣,實在太空洞,太和藝術扯不上邊了,或者說,藝術本來就是排演,就象本次策劃書說的,藝術就是劇場?生活本身就是劇場,人身如戲,每個人都是生活的演員,中學生都知道的事幾乎地球人都知道了,還用你在這費勁解釋,甚至大動干戈嗎?

          關鍵字:上海雙年展,策展,思考,曲解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