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歷史”的虎皮
        “歷史”的虎皮
        作者:鮑棟    來源:    日期:2011-02-23

        1800萬元人民幣的投資,13000平方米的展廳,231位藝術家的1300件作品,這些數字還僅僅是“改造歷史”展覽的一部分,因為還得加上 “青年展”的65位藝術家和他們的一百多件作品。不過,在剛剛過去的2010年,這些數字并沒有當時宣傳的那么驚人,如果和年底再創新高的拍賣記錄相比的話。在金融危機之后,2010年的藝術市場似乎又再次紅火了起來。

        不知道“改造歷史”是不是為當代藝術市場的好轉助過一把力,但不管怎么說,呂澎先生的市場意識向來是非常明確的,展覽之前他就多次強調在這個市場 “不好”的時候,要通過這個展覽來恢復市場的信心,而參加這次展覽的藝術家要接受一定的商業代理,也早就不是秘密了。走市場路線、與商業合作是呂澎的一貫思路,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開始,呂澎就已經認為在體制打壓和公眾漠視的情況下,市場會給當代藝術以出路,而1992年由他主導的廣州雙年展就是第一次藝術和商業結合的嘗試,雖然那一次嘗試可以說是失敗了,倒不是說投資虧本了,而是并沒有體現出市場經濟背后應有的契約精神。但可能是因為市場意識太強烈,以至于“改造歷史”看起來并不像一個藝術史性質的展覽,而更像是一個博覽會,大部分媒體所關注的也不是藝術史,而是市場、投資等話題,以及開幕晚宴上的笑話和八卦,仿佛展覽主題“改造歷史”只是一個擺設。

        細究起來,“改造歷史”這個標題本身也是眼球效應大過了實質,“改造”顯然是在借用社會主義的話語資源,這個詞與“歷史”結合在一起,暗示著一種去本質主義的歷史觀。如果從學統而言,國美畢業的呂澎繼承的是經驗、實證主義,以及分析的歷史哲學;而強烈地反對黑格爾主義及思辨的歷史哲學,從他平時對 “形而上學”、“宏大敘事”的不屑一顧就可見一斑?墒,呂澎對藝術市場的各種看法,卻是有些宏大敘事的,其基調是市場提供給了藝術家們對抗官方體制和意識形態的武器,簡言之,即市場救了當代藝術。而“改造歷史”展覽就是要在當代藝術再度廣受質疑的時刻,用市場再救一回當代藝術。

        不知道在人們已經開始討論“極權資本主義”的概念時,市場還能不能構成一種制度性的解放力量,或者說,當官方制度與意識形態已經充分利用起了市場經濟的概念,以至于一切幾乎都被產業化了之時,我們還有什么理由再去嘮叨市場的功績。在官方所熱衷的“文化產業”的說法下,藝術難道不是已經被以從來沒用過的方式與市場緊密地結合在一起了嗎?何況,市場很多時候都只是一種障眼法,用來掩蓋新的不公,甚至有意的欺騙,正如我們從當代藝術拍賣場上經常能看到的那樣。

        在不少人看來,當代藝術能夠在國家會議中心展出亦是一種進步,可是國家會議中心卻是一家企業,只要付得起場租就可以使用。實際上,資本主義已經悄悄成為了這個國家的推動力與原則,只要能帶來利益,一切都是合法的,有利就是合法——在此種現實境遇下,市場到底是藥還是病呢?或許,今天的病正是曾經的藥造成的。

        就展覽本身而言,商業對學術的傷害也非常明顯,比如架上繪畫占據了展覽的絕大部分,而且流行的趣味樣式又是其中的主導,總之,投資風險被降到最低。

        因此,“改造歷史”這樣的展覽是可疑的,如果說是為了銷售,那么它卻以藝術史為名;如果說它是一個藝術史展覽,它顯然缺乏應有的研究性和嚴謹;如果只是把它理解成一次江湖聚會,可它偏偏選擇在了國家會議中心這種地方。實際上,這類展覽是屢見不鮮的,這種假大空雖然還會持續很長時間,但是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對它沒什么興趣了,除了那些急需進貨的藝術投資客。

        沒有什么比“歷史”這個詞更能牽動中國人神經的了,古代如此,當代也是,尤其是在經歷了一段價值混亂期的當代藝術圈,人們越發渴望歷史能夠給出一個終審?墒,這種迫不及待扯出的“歷史”大旗很多時候只是一張虎皮,用來幫襯市場這只狐貍。

        在藝術史及批評圈內部,某種程度上的共識是,當代藝術史的寫作只是藝術批評的一種方式。作為藝術史作者,呂澎先生也清楚的知道他寫藝術史的出發點之一是為了替當代藝術說話,雖然事實上他只能是替一部分藝術家說話。因此,最重要的不是藝術史的內容是什么,如寫了哪些流派和藝術家,而是用什么樣的藝術史觀及方法,以及對這些觀念與方法的考量與推進。在這個意義上,那種通史性質的藝術史寫作,比如把三十年,或者把每十年作為藝術史的主題是很不專業的,或者說,離學科性質的藝術史研究還很遠。也就是說,對于這種沒有藝術史學意義的藝術史寫作或展覽,不要擔心,也不要太過計較,它們只是提供了一些以后或許可用的史料而已。

        發表與《藝術界LEAP》2011年2月號

        關鍵字:呂澎,改造歷史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