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為何策展,如何策展
        為何策展,如何策展
        作者:    來源:    日期:2011-02-24

        視覺藝術展示方式的理念與藝術作品的原創及理論研究息息相關。展覽是藝術作品被闡釋、認知的一個重要環節。因而,在對藝術及其作品閱讀、批評的過程中,也需要對提供這一閱讀框架?臻g、人、話語,概括了展覽的策劃主旨:“本色”(個人化傾向,在這里以“女性”為契機,具體方式為某學院(中央美院)某代人(90年代初畢業、成名)之某特定性別(女)以某特定藝術媒介(油畫)共同構成的某種藝術態度(個人化),傳達給觀眾的信息是:由中國方式的女性特質與新學院油畫結合而使各參展畫家的藝術語言純化達到了不同風格的個人化,而遠離了“明星式”的急功近利與嘩眾取寵,只有這樣的藝術才有了人文主義的力量與永恒。

        這種精英主義的創作與展示方式,這種追求純粹的繪畫感覺的“個人化”傾向與“學院藝術”這兩者是如何互動的呢?學院、純繪畫、風格、人文主義這些概念在展覽及其寫作中明顯是一種肯定的述說,而缺少其上下文關系的質疑。作為一個特定群體,它的狹義的典型性是否被圖說成了具有普遍意義的趨勢?到底是主流還是反主流?論者認可這群藝術家既關懷當代意識又注意與當代俗文化保持距離,她們是否做到了?如何做到的?做到了又會如何,都是些耐人尋味的問題!

        提出此問題不是為了藝術理論的探討,也就是說本文無意贊成或反對“本色”展的學術主旨,而是要對這樣一個典型案例的展覽文化與策展方式的詢問:展覽的觀眾是誰?如果不是特定的圈中人,即使是藝術界的觀眾,除非是居住在北京且目睹過第一、二回展,又如何面對這個“三”字?策劃人是為了以權威視域強化某一學術觀念,而賦予展覽的自傳性,還是以復述(歷史感)代替歷史,直接進入歷史的書寫?而這一、二、三回展出的社會時空變幻,第一回展在10年前,每屆參展人并不完全相同,所包含的極其復雜的這十年間的視覺藝術發展過程的互為因果的關系,在這個展覽及畫冊中均很少涉及,這是由于技術與資金的限定,還是展覽語言的狹獈,更可能是由于這個固有權威視域的建構就是策展人所為。我們在過去是就畫論畫,后來又加上了市場,現在,是否應該把視覺藝術的展示文化也看在眼里,如果說有純粹的繪畫,人文主義的,個人化的,學院的繪畫,是否有純粹的展覽?人文主義的展覽,學院的展覽?個人化的展覽?因而,要問一下,為何策展,如何策展,這與如何畫,為誰畫是同一個命題。

        策展人(curator)一詞是從泛義的“西方”翻譯到中文的一個尷尬的對應詞,它在拉丁文原義中指涉的是關懷、照應、疑問、探尋等義,在英語中濃縮為展品之組織管理,展示策劃人,它在許多文化中仍是不可譯的,因為這些文化中尚無策展人及其工作存在,如在丹麥文中仍常被誤為收尸者。

        “策展人”一詞在中國語境中失去了許多語義,也保留了許多,而又生發了許多新義。其中,批評家、藝術史論家、藝術家兼策展人這一各地理文化區域中普遍存在的現象,在中國是主流。但投資人與行政人員擔任策劃則屬于中國特色,在“西方”它仍然招來藝術行業內外的批判,社會結構體制內外的抵制,當然,這只能說是一般意義的規范尺度,而幕后從意識形態到商業利益的操縱其實是后現代主義社會的內在文化邏輯。中國的藝術行態中,展覽策劃與“西方”最大的不同,是職業策展人,包括公私機構策展人和獨立策展人的不同。重要的是獨立策展人,他們以藝術展示方式作為對視覺文化生成過程的批評、闡釋,而不是以藝術家的作品與圖示理論以及展覽圖示的觀念或學術、批評的姿態、造成策展人對作品沒有距離,或基于自身大至思想觀念小至具體選題上的認可,或基于藝術家的要求,而使展覽失去其創造性、開放性和學術性。

        “本色”在強調繪畫性,個人化、學院化的同時,展覽結構重心在于個人自身與個人風格語言之間的發展變異與統一,而較少展示她們精神圖式整體上的一致性。之所以這樣,有很大原因并不是主動地個人化、純化,而是被動的對時代的選擇。具體說甚至個人創作風格語言與工作單位、體制和當下的藝術評說與展示方式有關。參展藝術家中有曾經具有批判性的“前衛”分子,而今與其完全對立風格的裝飾繪畫同在“學院”女畫家“繪畫”等前提下并置,極具意義。再觀“本色”展,展現了另一個性論:中國的女性方式。我知道女權意識及相關的藝術領域的發展在矛盾而統一的“西方”有與中國完全不同的因由、到了今天,朱莉亞-克里斯蒂娃這樣的行中高手只會去寫小說《武士》,而不會象在文革期間那樣興沖沖地來到中國,急購一冊《中國婦女》,但有關女權意識而引發的思想史,文化學、比較文學、視覺藝術等各領域的巨大突破,其革命意義并未因后期的美國式政治等削弱。

        女權意識,或者說女性方式在中國當然有我們不同的語境。我們常聽到“某女畫家畫得遠比男畫家”的一類話語,或者我們婦女半邊天,女權是西方的問題等等。對這些問題的狹獈化理解除了其翻譯上的誤差,還涉及了許多問題。對于中國女性意識的研究如今在中國其它領域已不完全是被“西方”在單方面書寫了,而它在中國的視覺藝術領域就真的是象這個展覽所表現的,或如那些藝術家們所理解的,中國的女性意識在藝術里主要為不強調女性特征(亦即強調女性特征),不刻意(亦即刻意)女性化(指油膩、感性、秀麗等),實則在強調固有的女性化定義。

        這不僅過分強調了女性主義藝術對女性特征的表面涉及,同時這種女性特征也僅停留在生物形式上,更多的是完全依附在男性中心位置上對女性“本色”的一再復述——“她”之為“他者”。如在“本色”畫展后的研討會上有位男性著名藝術家的評語:好就好在你們作為女畫家要面對女畫家各方面的困難,卻又能畫得和男畫家一樣好。女畫家們在會上與在畫展中一樣失語,即使對筆者有只言片語也無非是“我們只管畫畫,不管說話”一類的話語!八焙汀爱嫯嫛眱煞N本色,誰更“本色”?“他”策劃“展覽”,為誰而展?“女畫家”與“學院”一樣,是附加價值,疲軟、前言不接后語的“個人化”,正是策展人努力提供的閱讀提示,也是此展覽的成功之處,它提示了當下藝術生態中為畫而畫為展而展仍是主流。

        關鍵字:策展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