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nr93n"><i id="nr93n"><noframes id="nr93n"><thead id="nr93n"></thead>

    <sub id="nr93n"><mark id="nr93n"></mark></sub>

    
    
    <listing id="nr93n"><delect id="nr93n"><ruby id="nr93n"></ruby></delect></listing>

          <dfn id="nr93n"></dfn>
          <menuitem id="nr93n"></menuitem>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展覽評論 > “攪局”抑或“突圍”:也談深圳水墨雙年展
          “攪局”抑或“突圍”:也談深圳水墨雙年展
          作者:皮道堅    來源:品博藝術網    日期:2011-03-14

          雙年展是國際流行的高階當代視覺藝術展示機制,縱觀當今世界一些有影響力的、重大的雙年展事,自其創立以來其宗旨無不以展示當代世界藝術前沿的探索成就、促進跨國界的視覺藝術交流為己任。舉辦方多將其作為國際藝術交流的重要平臺和民族文化及其精神產品輸出的重要管道。因此雙年展不僅通常能成為舉辦城市的重大藝術節日,更是展示當地視覺藝術新成就的窗口。在全球已有的200多個雙年展中,“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是僅有的以東方傳統藝術媒材“水墨”命名的雙年展,這顯然由其“展現水墨藝術的當代形態,持續研究傳統水墨畫在當今文化語境中的生存和轉型課題,推動水墨藝術以鮮明的時代特色、民族身份和更新的活力走向世界”的宗旨所決定。從此前已經舉辦的六屆展覽來看,“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確實是在抱定自己的宗旨,艱難地一步一步邁向自己的目標。水墨畫在全球文化語境中的邊緣地位和在本土文化語境中的尷尬地位一開始就注定了她的行程艱難。強調本土傳統藝術媒介的文化身份實質上體現的是一種國際化的訴求;而傳統文脈的現代演進卻又無法規避國際化的制約,這是一個兩難的處境,“民族身份”與“走向世界”一開始就這樣令“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舉步維艱。事實證明,一廂情愿地強調“民族身份”,也就是強調水墨畫藝術的純粹性,“走向世界”很可能就是一句空話。

          據我所知,最初幾屆“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的國際性就曾因此而遭到質疑。雖然最近幾屆的水墨雙年展試圖有所突破,以“設計水墨”、“水墨空間”和“新媒體·水墨·都市”等為專題的策展思路以及先后舉辦的“韓國現代水墨”、“新加坡現代水墨”、“日本當代水墨”等邀請展都說明了舉辦方與策展人的煞費苦心。然而與一些有影響力的雙年展相比,實事求是地說“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的國際影響力及其在新藝術圈的學術地位還并未達到它所理應達到的高度,它的所謂國際性也仍然局限在幾個亞洲的國家和地區。原因很大程度上不能不說與“水墨”二字有關,確切地說是與人們對“水墨”的認識、理解有關——“水墨”既是“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的核心概念又是她的魔咒——對大多數持當代立場的人來說,“水墨”無論作為藝術樣式、藝術語言還是作為藝術媒介或藝術觀念就是與當代藝術無關。這同時也是一個無形的包圍圈。而對于“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據我觀察,從前述的幾個煞費苦心的策展思路與主題來看,突圍的想法不能說沒有,至少在最近幾屆,不妨說左沖右突的零星出擊也早已有之,可是苦于影響不大,收效甚微。

          就此而言,第七屆“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算得上是一次真正的突圍。盡管由主題展、專題展、邀請展構成的總體格局,基本上仍延續了往屆以水墨畫為核心、為主導、為主旋律的做法,但因主題展“新語傳韻”和專題展“在線人間”在觀念上的大膽突破和手法與媒介語言上的多元選擇,展覽總體上給人以匪夷所思的強烈印象。尤其是“在線人間”,不只主題“在線”語帶雙關,既回向水墨畫之主要造型手段“線條”,又與當代生活之互聯網方式相關聯,不只意在打通“水墨”的墻里墻外,更欲通覽“人間”的過去、當下與未來……,其參展藝術家與作品的選擇更是極具顛覆性。一些與水墨完全不搭界的作品如曹暉的雕塑《純羊毛標志》、亞歷山大·尼古拉斯的裝置《阿童木胎兒》、角 孝正的雕塑《巨型大紅獸》以及劉慶元的現場制作《此時……此刻》等,讓沖著水墨藝術而來的欣賞者大跌眼鏡,同時也令大多數參觀者議論紛紛、興致勃勃。

          “新語傳韻”在觀念突破上雖不及“在線人間”之“離譜”,其策展宗旨仍為“側重探討當代水墨的藝術觀念、創作手法和呈現方式”,在手法與媒介語言的選擇上卻也是急切而不遑多讓,“油畫、版畫、雕塑、裝置、攝影、數碼等非傳統水墨的藝術語言”皆被用來“營造水墨幻象,表現水墨意趣”。參展藝術家也大多活躍在當代藝術領域,如邱志杰的裝置《兩棵樹》含義隱晦、莫測高深,對當下人的生存與環境關系的憂思盡在其中;谷文達的《碑林·唐詩后著》穿越時空,跨文化的思考仍然以水墨文化為其價值觀核心;楊福東的影像作品《留蘭》詩性彌漫、詩意與水墨韻味交融,令人陶醉;彭薇的《半身寺院·夜》對當代藝術互文性手法的巧妙運用更加凸顯了水墨性語匯與材質的審美特性;劉俐蘊的布藝裝置《山水圖卷》實際上是對水墨性與水墨方式的拓展,材質的轉換別開生面,并由此而生成互文性的象征空間。顯而易見的是第七屆“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表現出了對當代藝術游戲規則和當代藝術話語模式潛在變化的敏感與順應,與往屆不同的是它邁出了有決定性意義的一步,從水墨與當代無緣的隱性包圍圈中走了出來。而在預料中的則是非議與批評也接踵而來,有“攪局說”、有“無邊界說”和與之相關的“消亡說”。但無論怎么說,“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的這次大膽突圍有兩點意義值得充分肯定:第一,它扭轉了人們關于水墨與當代無緣的觀念,有說服力地宣告:水墨也當代;第二,它讓“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有望真正成為當代中國南方最為開放的城市深圳的一個最有國際意義的重大藝術節日。

          至于“攪局說”、“無邊界說”和“消亡說”毫無疑問都是關乎水墨藝術發展前途的值得深入探討的有理論意義的話題,此處暫不展開討論。我想說的只是前人論藝有借用《中庸》二十七章“修身”句“致廣大而盡精微”者,對于“深圳國際水墨雙年展”亦不妨借用,即水墨無邊界,或說邊界是開放的,此“致廣大”是也。而對于藝術家,我想邊界乃其個人之自由選擇,“盡精微”當是藝術家個人應盡的本份。至于水墨是什么?我想亦不妨套用一下佛經的句式:水墨非水墨,是名水墨。恰若如來說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關鍵字:皮道堅,深圳水墨雙年展,攪局,突圍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