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學術觀點 > “文化戰爭”與藝術創新
        “文化戰爭”與藝術創新
        —與吳冠中對話
        作者:李文儒 吳冠中    來源:《紫禁城》    日期:2010-06-30

        東西方民族的繪畫藝術都在經歷著傳統向現代的轉型,在這樣的蛻變與創新過程中,中國繪畫漸漸形成借古開今與借洋興中的兩大取向。吳冠中作為中日繪畫革新領城的一位開拓者, 他的畫作,他的理論,他的作品的市場價位,一次又一次引發行內行外的震動震驚。植吳冠中先生向故官博物院捐贈二幅代表作之際,故官博物院副院長、本刊主編李文孺專程拜訪并與吳冠中先生進行了饒有興味的對話。

        創新—文化“戰爭”中的藝術使命

        李文儒(以下簡稱李):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向吳老請教一些問題。首先,現在我們經常提到全球化的概念,世界各國間的接觸也是越來越頻繁。交流中有競爭,競爭中有交流。而當今社會的競爭,是經濟實力的比拼是綜合國力的較量,但歸根結底應該說還是文化的競爭。我特別注意到,吳老曾提出了“文化戰爭”這一概念, 這對我震動很大。競爭與戰爭在涵義上、程度上都有所不同。國與國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和平地相處和交流,各種文化相互促進、相互競爭和交融,共建和諧世界, 應該成為我們的共同追求。而您怎么會想到要用“戰爭” 這樣一個比較沉重的詞匯來形容文化間的競爭?

        吳冠中(以下筒稱吳):前不久,我聽香港一位政務官員講過一句話, 他說“新聞和通訊的力量不亞于部隊”。這種說法,也是把文化和戰爭聯系起來了。我之所以提出“文化戰爭”是有切身感觸和體會的。世紀鈞年代我在法國留學,那時候我們國家還非常落后,在世界的地位也很低,身居在外我常常會感受到那種強烈的民族歧視。有一次我在盧浮宮看展覽,正在欣賞那件著名的斷臂維納斯雕塑,一個大腹便便的管理員走過來,用很高傲的日氣對我說,你們國家沒有這些好東西吧。我當時正年輕,反應也決,立刻反擊他這是希臘的藝術品,不是法國的,是被強盜搶來的。我們中國也有很多好東西,也被你們搶來了,你去吉美博物館看看那些被你們搶來的中國珍寶吧。當然,這是兒十年前的事了。

        在異國求學時, 經常受到這樣的待遇。于是我想, 我們的國家應該和西方強國有同樣的地位, 只不過當時國運不濟罷了。我正視這種落后, 虛心來學習, 目的是要發展我們自己民族的藝術。所以, 我的留學生活有一種“ 深入敵營” 的感覺。

        我回國之后, 發現我在法國學到的一些理論和我喜愛的一些現代藝術我周圍的人, 父母、兄弟、朋友, 他們都不理解。那么我學這些干什么呢這種東西方文化觀念的差異, 更刺激我自覺地重視中國文化。我感到自己有責任要將傳統文化的精髓與西方藝術相結合, 這樣才能有力地發揚我們民族的文化化。

        李:看來, 您異國求學的經歷讓您對“文化戰爭”有了深刻的體會。我感覺用“戰爭”表述文化方面的實質精神,是很有力量也很有現實意義的。中國五千年文明有很多是值得我們驕傲的,但傳統文化和文明的現實價值體現在哪里,傳統在現代社會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這可能更重要!皯馉帯钡囊饬x或許也正在于此比如五四時期的新、舊文化之爭, 可以說就是一場激烈的文化戰爭。在這場戰爭中, 判斷一種文化的優劣、新舊, 要看它到底是要“ 現在”和“未來” 的人是生還是死,“存在”得更好還是“存在”得更糟, 看它是讓人類走向光明還是將人類拖入黑暗這是個重要的標準。

        吳:這是現代社會對待傳統文化的態度問題。我們國家有很多好東西都值得保留比如故宮, 就保留了大量的古代藝術珍品, 但時下的所謂保存歷史遺存,有的已經走向了一種誤區。如何對待傳統文化, 的確值得我們深思。對于傳統的概念, 中國人大都以為只要傳統的都應該是好的,沒人敢說不好。唯有一個人,敢于面對中國傳統文化中落后的一面,敢于正視中國的于象流文化, 這就是魯迅。所以我很佩服魯迅, 我覺得他身上具有真正的民族責任感。我認為要全面、辯證地看待傳統。發展與保存之間要相互聯系、相互協調。對于傳統文化,在繼承時,應該有所選擇地保留, 保留它更多具有文化價值、具有現實意義的方面。在保留的基礎上, 還要進行一些改進和創造。如果只是一味保留就變成了抄襲,一代抄一代,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只能像阿一樣,用“我的祖先比你闊”這樣的精神勝利法來自我安慰。所以說,傳統要繼承,更要發展。

        李:我的理解, 您是說我們更應該做的事情是繼承傳統的同時進行創新,在傳統中吸收優秀的、精華的因素,進行新的創造創造出我們這個時代的新文化。

        然而,創造一個時代的新文化,不是一個人的力量所能完成的!拔幕瘧馉帯币膊皇且粋人的戰爭, 而是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時代的競爭。這需要有一個群體隊伍,要有領軍人物,比如您剛剛提到的魯迅,被我們稱為是新文化運動的主將、旗手。那么您在自己定義下的這樣一場“文化戰爭”中,扮演了怎么樣的角色或者說起到了哪些作用?

        吳:我舉個例子。趙無極、朱德群都是我早年留法時的同學, 他們一直留在法國, 一直想融入法國的主流藝術群。他們常在自己作品中加入一些中國元素, 希望在法國的藝術花園中開出一朵中國玫瑰。這種用東方神韻豐富西方繪畫的做法取得了一定成功,但很難說能夠被西方藝術界完全接受,F在他們想回國, 但已感到為時晚矣。我當年在法國, 找不到自己藝術上的出路, 如今他們面對中國, 也有了同樣的感覺。

        我剛剛回國的時候, 與國內整個的藝術氛圍差異很大, 文藝觀點上也有隔閡。我一方面要消化西方的現代藝術, 一方面要重新認識傳統藝術, 夾在中間的滋味不好受, 要面對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和不理解, 可以說是腹背受敵。我寫文章形容自己的藝術生活是“橫站生涯”。我后來能夠在藝術上搞出一些東西來, 我想是經歷東、西兩種文化背景, 新、舊中國兩個時代的結果。這種歷史條件和利以邑是得天獨厚的, 對我的藝術發展起了很大幫助。正是依靠這樣的時代和經歷, 我才能勉強謀生。

        李:不能說是勉強謀生吧, 您是希望通過這種意志力創造出一種世界上前所未有的藝術。我們注意到, 文化競爭中最重要的工具,或者說最能說明問題的是文化創新。而敢于進行文化創新的文化人,大都兼具兩種不同的文化背景。像五四時期的魯迅,作為新文化運動中沖鋒陷陣的主將, 他就是新、舊文化功底都很深的人。在新舊文化的戰爭中, 他戰勝了自我,“新我”戰勝了“舊我”。這種勇于自我否定甚至自我犧牲的精神, 值得我們敬佩,更應該引起我們的思考。

        吳:李政道講過,中國的科技若要創新,必須要重視基礎科學。這個基礎,包括中國的和外國的,不能偏向其中任何一方。如果只講本國的傳統, 在這樣的傳統下進行創新, 肯定是片面的。講句玩笑話, 是“近親結婚”,不會取得好結果。所以說, 創新本身就意味著要接受不同的傳統文化, 進而對傳統進行改造, 這本身就是戰勝自我的過程。

        1 2 3  下一页
        關鍵字:吳冠中,傳統,摹仿,創新,形式,內容,藝術市場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