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作品評論 > 蒂姆·艾特爾:闡釋的陷阱,自私的繪畫
        蒂姆·艾特爾:闡釋的陷阱,自私的繪畫
        作者:    來源:《當代藝術與投資》    日期:2009-11-19

        杰拉德·馬特:借維也納藝術大廳計劃舉行的展覽“西方汽車旅館——愛德華·霍普與當代藝術”之機,我們安排了這次采訪。在此次展覽中,我們會展出一些你的畫作,并希望借此觸摸和檢驗你們之間的可能聯系。尤其是兩個個體的獨一無二性以及兩者所處環境中面對的對象世界的獨一無二性,使得這些聯系顯而易見,并表現為一種現實主義的、或者至少是以對象為基礎的繪畫風格。那么對我們觀者來說,將你們二者聯系起來的是某種特殊的情境,也許可以稱之為“形而上的”。原因在于:一方面,這種情境展現出的是現實之物;而另一方面來說,它的基調是非現實的,或者說——如果我們造一個詞的話——“超越現實的”(transreal)。我們可以在藝術史中找到很多這種比較的例子,從與你作品關系較近的浪漫主義到新客觀主義——不過對于后者我考慮更多地是強調其“形而上”價值的倡導者和先驅?死锼雇懈ァぬ萍{特(Christoph Tannert)曾說過,這種用你的畫作進行的比較“恰恰陷入了闡釋的陷阱”,因為你的畫首先展現的是“一個顏色和與其相鄰的顏色之間活生生的一致性的世界”。這聽起來說的是繪畫的內在本質,讓人不禁聯想到抽象創作。因此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的繪畫中這種關聯層面有多重要。第二個問題是,你是否看到霍普的圖像語言或者其他任何上面提到的藝術潮流與你自己的創作意圖之間的關系,如果是的話,你是如何看待這種關系的。

        蒂姆·艾特爾:唐耐特很正確地警告了我們藝術史的闡釋陷阱。歷史學家可能很容易走上歧途,搞出一部充滿注腳的藝術史。這就像玩記憶游戲,是個不錯的打發時間的方法,但是沒有什么啟發性可言。繪畫是一個巨大的家族,就是在最遠的地方也能找到它的親族;羝帐莵碜悦绹氖迨,弗里德里希住在葛萊弗斯瓦特的曾祖父,整天拿著他的香煙盒抱怨不休。

        就我自己來說——我想所有藝術家都是這樣——我會通過自己的方式觀看其他藝術家的作品,用自己的方式提出問題。因此盡管我有個人的好惡取舍,但很難有什么東西讓我覺得陌生。

        你剛才說到“超越現實”,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超越現實”實際上是與“非現實”相對的概念,因為它試圖勾畫的是事實中虛幻的本質——不過我還是將“非現實的”想象成一個神秘的童話世界。對被一般化了的日常生活主題產生的認同感導致了這種情緒的產生;羝债嫷呐鶈T的幽怨讓我們有認同感,她變成了我們自身悲傷的一個象征。

        不過恰恰在這里我看到了我和霍普的方法之間有本質的區別:霍普將日常生活場景加工轉化為一張畫,但是,盡管這幅畫從情境上已經被深化為具有某種原型的特征,它仍然具有風俗畫的特征。他的畫好像是請求我想象出什么故事來配合畫作本身。而我的畫不需要有故事來搭配。

        油畫的形式因素——比如你提到的色彩聯系——對任何畫家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往畫布上涂色彩是工作的一部分,如果我不能享受這一過程,我就得換個活兒干了。但形式觀念永遠都不應該以自身為目的,而是應該和主題聯系起來。為畫而畫或者只追求色彩聯系的畫法我不感興趣。

        杰拉德·馬特:霍普的畫作和主題被很多導演在電影中改造過,比如希區柯克《驚魂記》中的汽車旅館和文德斯《百萬美元酒店》中出現的霍普《旭日》(Morning Sun)的題材。也就是說,霍普的主題和場景尤其適合傳達某些情境或者讓導演用自己的“故事”去填充這些畫面。這與你的作品很不同:你創造的情境或者使用的物件很少具有“驚人的效果”,它們不是“氛圍的承載者”,它們的作用也只是和畫作中其它的元素和形象發生關聯后才顯現出來。舉個例子,你的作品(無題,《行李》,2005)中,那個車庫一樣的建筑在地上投射出一片空無的倒影,給了整個作品一個虛幻的氛圍。如果畫中的女人真的動起來(像電影中一樣),整個效果就毀掉了;蛟S我可以這樣說,你的主題就其自身來說,比之霍普更為平庸一些?

        蒂姆·艾特爾:哦,我不能同意你的說法。我對電影實驗有很大興趣,要是安東尼奧尼看了我這個畫的主題,他一定能拍一部很棒的電影出來。想想他的那兩部《蝕》和《紅色沙漠》就知道了。

        但我不能接受把圖像的平庸性和它所具備的成為電影主題的能力聯系起來。我很樂于承認只有把我的作品看做一個整體存在時,它們才能適得其所。每個元素自身都在整體中扮演自己的重要角色。否則的話你就不得不說,一幅畫的每個組成部分自成一體,每個部分都是一幅畫。我的畫的主題相對霍普而言敘事性更少。在他的作品中,建筑及其內部空間都是精心設計的,你可以從他設計好的情境中看出畫中人物的出身和職業。也就是說布景服務于主題的描繪。

        我的作品布景沒有這么具體,我要探討的不是環境因素,注重每個微小的細節。我的畫里面,空間更為抽象,脫去個體化的外衣,顯現出一般化的狀態。所以看不出來畫中場景是歐洲的還是其他什么地方;羝盏臇|西在電影界很流行,這確實是個有趣的現象。比如作品《夜間的辦公室》(Office At Night),看起來就好像是用廣角鏡頭從高一點的視角拍攝出來的,所以也就很容易理解為什么導演和布景師對他的東西著迷:他的畫看起來就像靜止的電影。當然吸引也是相互的,他的作品也一定受到了電影的影響。

        關鍵字:闡釋,自私,陷阱,繪畫杰拉德·馬特,蒂姆·艾特爾
        分享到: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