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作品評論 > 伸向廢墟的天使翅膀——看段江華油畫近作
        伸向廢墟的天使翅膀——看段江華油畫近作
        作者:    來源:品博藝術網    日期:2009-11-24

        段江華是一個需要研究的畫家,段江華的作品是一種需要思考的藝術。從作于1993年的《王與后》開始,他的作品在那些使人心曠神怡,或玩世不恭的繪畫之林中,突出地呈現出文化的沉重。那是與“明快”、“瀟灑”、“飄逸”迥然異趣的境界。在近年以建筑“遺存”為主題的作品中,畫家仿佛墜入難以蘇醒的沉重噩夢,但它確實是“文化性”的繪畫創作,猶如文化積淀的斷面,包含著無盡歷史思緒。

        段江華的近作多描繪巨大的古今建筑,他把那些體現了(或正在體現著)特定歷史階段人的力量和特定地域文化影響的建筑,置放在深邃無盡的空間,形成永恒的時空與短暫的人力之間的較量。從哲學的角度看,這場較量是不成比例的,人的力量顯然沒有任何獲勝的希望。正是這種宿命的悲劇,賦予人的力量以審美的崇高,這曾是歷史上的詩人和畫家反復吟誦的主題。但段江華的作品蘊含著更多的歷史、文化與心理的感慨。畫家展現的流逝的歲月和消融于流逝歲月的巨大建筑使我想到人類歷史上輪番登場的文明與文化。如果一種文化在當下的文化格局中已經失去功能,它昔日的功能已經淪為陳腐和無關緊要的文化風俗和制度,那末這種文化可以稱之為“遺俗”。如青銅器所象征的一整套與祭祀禮儀相關的社會制度和思維方式,和今天計算器時代的信息和基因編碼文化,全然不在同一象征體系中。又比如今天的人們在博物館看到的青銅禮器,與市場上出售的青銅仿制品之間,也沒有文化上的對應性。玩具般的仿制品不產生恐懼、崇拜的情感威懾力量,不再是等級、威權的制度象征。

        由于千百年文化的熏染調教,人類已經具備了“優柔寡斷”的“品性”。表現于一方面人們熱情展望未來,為想象中的前景激奮;另一方面又眷戀昔日,“今不如古”就這樣成為一代又一代人們對現實世界不滿和疑慮的口號。與此同時,他們又困惑于未來難于把握的不確定性。這種復雜的心情,流傳千載,并體現在古往今來的文學藝術里。在人的心目中,時間的不可掌控性顯示了存在的不確定性和未來的不可知性。而當下的意義又無法從世俗溢出,人的欲望對應現實,是缺陷,雜亂,瑣細,不完美,無方向。人在欲望的黑色海洋中漂浮和掙扎,無法保有完整和清醒的主體。隨著生命走向盡頭,主體意識也就歸于空無……由此,生命和文化,就如此與死亡聯系一起。這些困惑一直無所忌憚地纏繞著人們的思想,無休止地觸動人們的感情神經,呈現了“生”與“死”話題的“永恒”特性。

        從段江華2007年以來的系列油畫作品中,能夠感到對這類文化命題的思考和表達。他的作品主題是關于“人類居住地”的意象,畫面由城市、城墻、樓堂殿宇、紀念碑、祭壇等建筑和周圍的環境組成,表現與人有關的存在問題,以及人與人造物之間復雜關系,和由此造成的人觀看世界的態度,以及對人的命運和前途的預想。畫中的建筑物常常孤立地被置放在暗色的空間!疤烊珩窂]”,但那是晦暗的幽冥世界,壓抑而陰郁;而它們賴以存在的土地表層裸露,如戰爭破壞后的瓦礫碎石一望無際,只冷冷地反射著鐵色的光。那些曾經是高大堅固的建筑物,在這種空間顯得無所依托而即將崩潰。這場景的暗調不是一般意義的夜色,它加強了情緒的絕望。天空流宕的微光,也不是午夜天空能夠暗示的飄渺希望,而是恐懼和陰暗壓力的猙獰顯露,象征永恒黑夜的漫無涯際。這黑夜就如一座座龐大、空曠、無表情的墓場,死寂凝固,了無生機;好像無法擺脫的噩夢,體現著異化的人造物與人的生存關系的糾結。

        透過這靜止、凝固令人窒息的場景,仿佛看到的綿延中的人與自己營造的物體共同被一種不可知命運任性地淘洗和異化的結局。藝術家挖掘和想象時間痕跡的圖像,并在這痕跡中注入歷史時間意識流帶來的“破壞性”意味。由此演繹出“廢墟”的圖式。讓這種“廢墟”圖式作為人類文化的瞬間定格,不僅以個人的方式展開對某種文化樣式現狀和軌跡的演繹,同時也表現一種對文化和歷史的感知方式,聯系著刻骨銘心的感情和思考。

        這里當然不僅僅是有關“居住地”被“廢墟”化的含義,不僅僅是因為時間的流逝而形成人造物自然地“廢壞”的痕跡,而是此過程更多指向歷史、文化、社會、種族的問題。因為這些建筑物不僅僅表現了“人居住此”的痕跡,也體現了人對這些物體的態度和觀念的痕跡,也就是人為什么要這樣建筑自己的居處?人如何“居住”在一起?為什么是“這種”方式而不是“那一種”方式,等。這里透析出的是一種文化意識和時間的關系,就是在更廣闊的時間場域中觀察人類文化行為得失和功過。從作品里,尤其是建筑物的形制,和周圍環境關系,在其中的位置,象征意義,視覺作用等,能看出藝術家對此的分析和判斷。

        首先藝術家揭示的是,人在“居處”是被自己的所造物埋沒的觀念,這是一種自覺自甘的行為,類似于自殺。如何能夠被自己的制造物所埋葬,這在理論上是不可思議的事,但在現實中卻一再發生。常?雌饋砗孟袷怯捎谧匀坏耐,如地震、颶風肆虐致人死地,但普遍的卻是人死于自己建造的居所,被自己的制造物壓住、致殘、窒息而死。深入一層要追究的是人的責任,是文化影響下的人的行為和觀念的結果,和人的精神狀態聯系一起。選擇這樣的主題,表明畫家所思考的問題不僅是畫面上所看到的正在“風化”和趨于瓦解的人類建筑,也是喻意人的精神的困境。要說明這種精神體系并不是由于表征的文化符號的“高大堅固”而永恒,而是同樣經不住侵蝕而毀壞,最后成為依稀的影子而消散于大地之上。就如在畫中看到的那些當年帝王參拜天地的祭壇,曾經的旌旗號角,鮮花供果,到如今只剩下孤零“石墳”,面向蒼穹。而《廣場》、《遺址》系列,表現更為凄涼和衰頹的意象,因為過去它們對應人山人海,萬頭攢動的景象,如今卻是斷垣殘壁,西風殘照。這些曾與人群激昂情緒合而為一的集聚地,即將徹底沉淪入永恒的黑暗。

        再有,這即將被時空所湮滅的建筑,是某種社會模式或文化體系的象征,因為它的承載超出了社會生存所需的限度,而不堪重負。如《城》、《樓》、《館》系列作品,暗示人類空間占有欲的極度膨脹。在畫家筆下這些曾經被視為人類智慧、權力和財富的巨大城市建筑,現在畫面中就像被抽離了骨架的萎縮模型,顯得貧乏而空洞。這不僅僅是城市為廢墟的精神抽離,更是在建造這類畸形建筑的開始,一種要與宇宙平衡規律相抗衡,與物理引力相對抗的人類決心和意志的體現?纱嗳醯娜祟,最經不起宇宙的哪怕是一點點玩笑,所以要制造堅固的實體庇護,但實體是人造的,也就和人有同樣的命運。是人的有限,決定了這些外觀奇特的建筑群必然的下場!秹Α、《關》、《臺》高大和厚重,似乎為了家族或種族的利益,以它來對付同類的反抗和爭奪,隔絕千百萬人的流動;也為了兌現威權,登高一呼,四海歸心……而當沒有人的精神生命注入時,這些廢棄物也失去了威權和力量象征的意義。它們必然地融入大地,成為最普通的土石,好像那些轟轟烈烈的“事情”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切將回歸宇宙洪荒的原本面貌。

        建筑既象征人,也同時存在人的制度和規范,思維和行為方式。它們凸現人類帶來的環境和制度,最終建筑物反過來對人的拋棄,或者說是人類對自己的拋棄和敵視,造成了荒蕪。畫家對這一點表達很清晰。如在《廣場》、《壇》、《殿》、《碑》、《臺》系列中所展示的那樣,占據所有畫面中心的,是一個突出的,具有象征符號的建筑物,它被廢墟圍繞,并作為一個控制全場的頂端。光影在此對比聚焦,用筆觸用色,氣氛烘托圍繞此物。這也是畫家這一系列的作品所要表達的中心意義,就是作為人類制度的等級,以及對人類的統治方式和手段,最終帶來的是世界的繁盛還是滅亡?是宇宙秩序的象征還是謬誤?是人類的希望還是絕望?悖謬的是,那些以死亡挾持世界的威權頂端和體系核心,也是死亡的開始和終端的象征。

        對人文歷史的深度思考,并沒有減低段江華對繪畫形式表現力的探索。他前期作品將多種材料運用于平面的繪畫,在傳統的繪畫材料如畫布、顏色、油料中間,毫不猶豫地裱貼了粗糙、厚實的紙板和紡織品,這種綜合材料的色澤和質地,改變了繪畫的優雅與柔和,實際上畫家是以一種強硬的方式,來改變了人們習慣性的欣賞心境,扭轉對畫面形象和藝術效果的習慣聯想去向。在他的掌控下,高貴的“王與后”顯出前所未有的感情張力。近年以古今建筑為題材的作品,他沒有在畫面上添加異質材料。而是以一種個性化的方式涂刷、堆砌顏料。這種畫法既強調了描繪對象(如磚瓦、土石與天空、云霓)在質與量上的對比,也賦予對象可以“觸摸”的歷史滄桑感。當人們在近處觀看他的作品時,不能不被畫家講述的歷史故事、建構的可“觸摸”的歷史場面所震撼。

        段江華描述的是虛擬的“故事”和構造的“事件”,但是從人類歷史的過程,從千年文明難以尋找的整體,從斷垣殘瓦的遺存中,不正是表現了一種真實嗎?在這里,我不能不想到可感知的世界昨天、今天和明天——既然古代文明是以那種“蹤跡”的方式顯現于我們,難道今天的文明不會以同樣的方式顯現于將來嗎?

        我們的畫家很少在作品中追問洪荒宇宙的過去和未來,更不習慣探究古老文化的生成與泯滅。實際上數千年來,中國文壇一直可以聽到“天問”的回響和“哀吾生之須臾……托遺響于悲風”的嘆息。在現世的物質實利引領人間萬象的時候,段江華以他的繪畫探索,拓展當代中國藝術的思想境界,使我們看到當代中國藝術家在文化深度方面的努力。

        關鍵字:段江華,油畫,段江華展覽,今日美術館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