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作品評論 > 徐冰《鳳凰》:無知、討巧與偶然
        徐冰《鳳凰》:無知、討巧與偶然
        作者:徐瓚    來源:《藝術時代》    日期:2010-06-09

        徐冰 《鳳凰》

        徐冰對自己的作品闡釋得非常好,但我懷疑來自于藝術家本人的闡釋究竟對于作品來說有多大意義。我不是對觀念不感興趣,只是我認為要作品到位之后才可以談觀念。一個觀者,只有被作品感動后,才會去看他的闡述。當下很多藝術家犯的一個共同的錯誤是:并不關注作品本身,而是闡述,這是“臨場”的一種討巧。

        徐冰的《鳳凰》給我的第一感覺不是鳳凰,而是一只孔雀。鳳凰類似于麒麟,是一個在現實中看不到的東西,它是一個精神圖騰。徐冰的這個作品在形而上的層面顯然沒有達到這個高度。通過《鳳凰》(我還是喜歡叫它孔雀),可以看到徐冰的藝術傾向于寫實主義,雖然作品被定義為裝置,但我認為它本質上就是一個雕塑。當一個雕塑敢于用顏色的時侯,顏色本身是具有本體意義的。但是《鳳凰》的顏色使用瑣碎,使得作品反而更加瑣碎。所以我就懷疑徐冰這樣做是不是因為基本功的問題。盧杰說《鳳凰》做得太小了,還要放大——他顯然是沒有看到這個作品本身每一個地方都不成立。除了通過詩人們闡釋的觀念以外,我覺得徐冰沒有把握住體積感。體積感是什么?拿徐冰的《鳥飛了》來說,一只紙鳥有什么體積感?當然有,體積感是類似三只飛鳥在天空中形成的一個關系!鞍舜笊饺恕痹谝粡埓蠹埫嫔现划嬕粭l小魚,但他的小魚能夠撐起整個畫面空間。展出的鳳凰既然是要飛,布展時就要考慮到它和空間發生關系,要找到與空間的和諧點,反之就是一個失敗的作品。

        徐冰作為一個寫實主義傾向的平面畫家,敢于做立體的作品,并將其定義為裝置——裝置是什么?裝置首先要和空間發生立體的關系,在這個意義上,它和雕塑的立體關系不同。裝置是與環境發生了一個龐大的視覺概念,不是空間概念,而是一種環境、時空概念。 裝置與雕塑有一個關聯,在于對作品體量的處理上,有一個相對于空間的“量”。體量可以是實實在在的銅或鐵,也可能只是由幾條線構成?剂恳粋藝術家對于空間關系的把握,看其作品是否瑣碎。做雕塑的都知道,雕塑最重要的就是外輪廓,點和點之間的銜接關系不好就會變得瑣碎。南京的中國古代雕塑“辟邪”,形體并不大,但是它在空間中的體量卻是很少有作品能夠比肩的。從這個意義上,鳳凰用線或鋼絲做都可以,處理的好,依然磅礴。徐冰的《鳳凰》不僅瑣碎,而且部分還是世俗的,一種類似民間藝人的視角,卻又沒有民間的那種大氣。

        裝置有裝置語言,雕塑有雕塑語言。瑞典雕塑大師賈科梅蒂談的是一個“影子”,他做的是虛幻的東西,所以他可以把身體,把人做成一個虛幻的東西。鳳凰是一個符號性的東西,徐冰竟然把它做成了一個形而下的形象:作品由廢鋼鐵組成的,東一塊、西一塊,這里邊就透出你是不是懂體積與藝術語言。任何一種表述,長篇小說、短篇小說,甚至是五十字的小說,都需要有它的完整結構。因此,這樣的一個鳳凰放在野外,再不懂得如何處理,等于是把一個類似竹子編的孔雀弄得五顏六色之后放得那么大。上海城隍廟有很多匠人做的用木頭搭起來的小工藝品,也許這個工藝品還帶有樸素之美,徐冰的鳳凰連樸素之美都沒有,所以這個作品讓我感覺到幼稚。

        至于創造性的問題,有人說鳳凰是抽象寫實。但抽象實際上是一種創造,而徐冰的《鳳凰》顯然沒有創造性:沒有時空觀、空間觀;沒有創造的基礎。作品可以是寫實的,可以是抽象的,但無論如何要給觀者一個鳳凰的印象。鳳凰的形象本身就是一個創造性,而且還不是別人創造出來的圖式,徐冰的“鳳凰”在這一點上顯然不成立。鳳凰長得什么樣?是不是有時我們在香煙或廣告牌上看到的“鳳凰”?鳳凰是中國最早的圖騰,鳳凰可不是一只孔雀或雞。相對于龍代表力量,鳳凰在中國人心目當中是雍容華貴的精神物化,代表了一種升華。從造型這個層面上來表述,徐冰對于鳳凰的表述讓我覺得格調不高。鳳凰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不是別人已有的一個符號。所以徐冰的作品,無論從結構還是氣勢上講,我認為它是一只孔雀。任何理論都跟經驗有關系,用裝置語言表達一個鳳凰,看來徐冰并沒有這個語言能力。

        通過《鳳凰》,我開始懷疑徐冰之前的作品,因為我看不到他作品的連貫性。前段時間,他在上海美術館展出的《鳥飛了》,與現在的《鳳凰》基本上是同樣的問題。本來一般的人沒有這個視覺能力感覺到問題所在,但看了像孔雀的鳳凰后就開始產生懷疑。之前已經提到徐冰的趣味是寫實主義的,通過這次的鳳凰我又看到一種世俗主義,我感覺他根本就沒有一個重新組合的能力,所以我開始懷疑徐冰之前的裝置是不是成立?為什么《天書》那么好,是不是因為《天書》是文字印出來,放大了以后自然產生了效果?如果是這樣,《天書》不能說明徐冰懂得對裝置語言的處理,可能多半是偶然性,是材料本身的因素造成的。試想一下將一張大山水裱成29米掛下來,很有裝置氣勢,再把空間弄得很好,即使這張畫本身畫得破碎得一塌糊涂,它也是成立的。但這種成立和作者的思想深度究竟有多大關系?是不是一種討巧?

        當然以上涉及的并不是徐冰一個人的問題,而是當代很多藝術家的問題。中國的當代藝術最大的問題在于中國文化自身的本體沒有介入,人們沒有注意到中國文化的本體的強大。剛才談到雕塑語言,最懂得雕塑語言的恰恰是中國人,南京的“辟邪”就是例證,它的體量是很多藝術作品無法比肩的。法國雕塑家馬約爾已經是不錯的雕塑家,但他“漂浮的女人體”在“辟邪”面前還是瑣碎的。你不能用西方的雕塑概念來論證中國沒有雕塑。雕塑本質是什么?藝術的本質是什么?藝術的核心是精神性。我們總是把傳統文化看成是失效的,這其實是因為很多人看不懂。也許傳統的道德綱常在今天失效了,但是基本的文化本體并沒有消失,而且是非常有效的。我們用了一個我們自以為是的切入點,比如羅丹的雕塑中國人做不來,把羅丹雕塑視為一個標準,為什么?我怎么看他的雕塑都不能與中國的太湖石相比。為什么要把自己的思維固定住呢?中國人的“天人合一”是包容又很講究體積,而且是一種無限體積的。波德萊爾說過“當下是偶然,是過渡”,如果不和一種必然的、經典的、永恒的、不變的東西結合,“偶然”就不存在。所以中國藝術家在做作品時,除了掌握繪畫語言的能力外還必須把握好背后的文化。

        關鍵字:徐冰,鳳凰,寫實主義,裝置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