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track></cite>

<ins id="hplrp"><form id="hplrp"><delect id="hplrp"></delect></form></ins>
<cite id="hplrp"><track id="hplrp"><cite id="hplrp"></cite></track></cite>

      <cite id="hplrp"></cite>
      <cite id="hplrp"><noframes id="hplrp">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評論 > 作品評論 > 青春,離我們很遠也很近——何多苓和他的繪畫
        青春,離我們很遠也很近——何多苓和他的繪畫
        作者:周愛民     來源:《ART概》    日期:2010-06-21

        藝術家何多苓

        何多苓的繪畫看似單薄,其實細膩,有著豐富的色階和頗令人玩味的手藝技巧。從《春風已經蘇醒》、《青春》、《小翟》,到現在的《躺著的女孩》、《舞者》等,他的作品始終給人輕風拂面的感覺,不激蕩,卻能絲絲的扣動人心。當人們慣以“尖叫”一詞形容中國當代藝術時,何多苓算是一個異數,或另類,他那或隱或顯,灰度的畫作,似乎少了幾分“當代”的容貌。事實上,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何多苓的名字就與中國當代藝術的進程聯系在一起,也如他的畫作從沒有出現過鮮亮刺目的色彩一樣,他沒有大紅大紫過,也沒有在歷次的藝術浪潮中被推上峰口浪尖,但他一直屹立在那里——在種種風潮襲臨時,他那略顯清瘦的身影,有些柔弱,實則是剛性、峻拔的。

        《春風已經蘇醒》(1982年)和《青春》(1984年)是讓何多苓蜚聲畫壇的作品,同時它們已成為從八十年代走過來的人的集體記憶。鄉土現實主義和“傷痕流”主導了八十年代初期中國美術的潮流,《春風已經蘇醒》和《青春》就是匯成這股潮流的代表作品。時隔近三十年后,重讀這兩幅作品,與其說它們很“鄉土”,而不如說它們是背離鄉土的;與其說它們在傾述“傷痕”的記憶,而不如說它們在釋放唯美的青春。何多苓的筆下的“鄉土”不同于米勒,他沒有像米勒那樣細致入微的觀察農民,表現農民,并自甘做一位農民。何多苓對“現實”的描繪也不同于庫爾貝,他沒有像庫爾貝那樣以一種不加修飾的赤裸裸的觀看,去挑戰一種精致的卻已經腐爛的美,或者說,他沒有像庫爾貝那樣,以衣裳襤褸、污頭垢面以及勞作作為一種反抗和斗爭的武器,在反抗一種審美習規的同時也反抗著既定的社會秩序。何多苓骨子里似乎就沒有這種“革命”的天性,他也沒有想到要將“現實主義”與某種顛覆和反叛的情緒聯系在一起,做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當時,他是一位對文藝充滿渴望的青年,他愛電影、文學、繪畫和音樂,是因緣讓他最終選擇了繪畫,他只求繪畫能夠承載自己內心綿綿的情懷和感受。

        作為知青一代,何多苓和他那一代青年們深深體驗到“文藝”與“鄉土”的矛盾,以及“文藝”被禁錮在“鄉土”中的痛苦。大多知青都是懷著一種逃離的心情離開“鄉土”的,何多苓也不例外,他創作《春風已經蘇醒》不是讓自己立身于鄉土現實主義,而是告別“鄉土”。盡管鄉土的影子在他的作品中還時常出現,如《青春》和《天空下的孩子》、《烏鴉是美麗的》等以彝族生活為原型的一些作品,這些作品與其說是現實性,而不如說是詩性的,文學性的。

        八十年代,還是一個重視精神生活的時代,文藝青年們借詩歌、小說等探討靈魂深處的黑暗,憧憬難以名狀的光明。在那個時代,文藝青年們的內心總是充斥著種種騷動,他們其實是不那么現實的,也不世故。他們游離于現實之外,而多生活在想象甚至有些張狂的世界里,與自己的精神較勁。何多苓把自己的青春留在了那個時代,他以自己的繪畫感應著那個時代的氣息。所以,這里以詩性和文學性區別于現實性,是為了進一步表明何多苓的繪畫,從一開始就并非緊貼現實主義,而更多的偏向唯美和象征,他甚至對一些神秘和充滿迷惘氣息的東西感興趣。另外,不能否認的是,這一時期美國畫家懷斯對何多苓等一批中國畫家產生了影響,懷斯的繪畫讓何多苓看到了另一種“鄉土”,這種鄉土不以農民為中心,也不以道德感召及意識形態訓導為目的。懷斯的“鄉土”是自我的,他享受著鄉土的孤寂、落寞和荒涼。在懷斯清冷的畫面中,一絲風動,一束舞起的碎發,足以讓人心潮起伏,那種由曠野、荒原激發的詩性打動了何多苓,也暗合了他內在的隱隱的氣質。因此,何多苓在創作《青春》作品時,單調如一色的畫面,不是烘托“傷痕”,而是引導人們觀看一種美——一種冷艷、孤傲的青春美。這種美既屬于特定的時代——曾經經歷過知青的一代,同時又是超越時代的——屬于所有擁有青春的人。

        何多苓不是有很強應變能力的人,從85’新潮到后現代圖像文化大行其道,他似乎都有一種疲于應付的感覺,他想跟上潮流的變化,在自己的畫面上弄點觀念,添些符號,但所有努力追趕的結果都不能使他恢復到當初畫《青春》、《小翟》等作品時的狀態。他終于明白:誘惑越來越多,越來越復雜,自己早已不再單純,但是最初誘惑自己學畫的一點點單純的原始動機其實是特別珍貴的。他也終于確信:繪畫終止于技巧,技巧就是思想。

        沒有了硬湊“觀念”的想法,也沒有了刻意把自己弄得深刻的心機,何多苓感到自己一下子卸下了許多,那個曾經的“何多苓”似乎回復到了肌體內。他的繪畫越來越簡單,不要太復雜的場景,不要構思嚴密的主題及形象。他也不再把繪畫看成是一種正經堂皇的事,拿起一張紙片,幾支色粉筆,涂抹一點自己想畫的東西,高興就畫,累了干點別的——繪畫是什么?能夠這樣就足夠了。繪畫是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如同吃飯、睡覺一樣,重復單調,每天要做的事,這樣畫畫似乎沒什么好說的!但是,如此的簡單反而深刻了,因為畫畫已經融為他生命的一部分,繪畫已經無法從他的生命肌體中割舍出去。繪畫是為了讓自己快樂,也讓別人快樂,或者將繪畫作為生存手段,用它去交換其他許多東西,這些都有意義。此外,繪畫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存在,將自己的生命用具體的形式呈現出來。

        關鍵字:何多苓,繪畫
        分享到:
        網友評論
        用戶名
        驗 證
        · 您將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言論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提醒:不要進行人身攻擊。謝謝配合。
        国产精品国产精品一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99精品国产在热2019国产拍偷精品网国产精品视频全国免费观看,国产精品v欧美精品v日韩精品青青精品视频国产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产欧美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精品第一页国产亚洲精品国产福利国产精品自拍国产精品视频在线观看亚洲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不,国产精品视频大陆精大陆国产国语精品2019精品国产品对白在线518年香蕉精品国产高清自在自线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在线观看精品国产福利片,国产三级精品三级在专区精品国产自在现偷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三区国产日韩精品欧美一区喷水亚洲精品国产精品国自产国产在线精品一区二区不卡